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大莺】你是我最广袤的天空(2)

备注:足球paro,前锋包X后腰莺,伪球迷写球有bug请别介意

钢老师脑洞太好了不爆肝怎么行!

脑洞来自钢老师@NiCr! 包前锋人设 莺后腰人设

采访处图:太爷爷表示只想喝茶

河豚老师@殊颖横斜同系列文  

全员:我们是——备州队! 

源氏篇: 来,哥哥抱抱!

般若小龙篇:我的腰……有事!【上】

 

大莺篇前面在此→(1)

————————————————

5

大包平回来后不久,备州队由于打算走年轻化路线,干脆聘请了本是备州宿敌队伍前队员的三日月作为主教练。

三日月和数珠丸是曾经多次在赛场进行过对决的对手,当年备州队尚且叱咤风云时,媒体在五支强队中分别选出了五名能力拔尖的球员,戏称为“天下五剑”,这二人凭借顶尖实力皆位列其中。

对此,大包平在青年队时就曾吐槽过,“这些媒体是不是有病,数珠丸是守门员,难道不应该是盾吗?”然后又在莺丸颇为慈爱的目光中得意洋洋放下狠话,“天下五剑算个屁,老子以后一定会超越他们!”

三日月在和数珠丸见面的一刻,一串熟悉的哈哈笑声便回荡在了场地,“数珠丸哟,我都已经挂靴了,你怎么还在守门啊?”

就在众人抱着看戏心情以为这两位会打起来时,数珠丸十分友好地向三日月伸出了手,“守门员的职业寿命比较长,我也想奋斗到最后一刻,请多指教了,三日月。”

于是一干年轻球员看着这两位曾经敌对的风云人物在青空下绿茵前交叠了双掌,又以一种“准备迎接地狱特训”的眼神一起投向他们,顿时觉得这场戏看得代价沉重。

有了三日月的指导,又有了大包平的加入,备州队满怀信心雄赳赳参加了新赛季杯赛。预选赛大包平尚在适应期,没有怎么拿到出场机会。到了小组赛,三日月把他放进首发,没想到第一场比赛0进球,被对手打了个落花流水,大包平因为尚未和队友完全磨合失误了几次,浪费了射门的绝佳时机。

对此,媒体又以唯恐天下不乱之势采访了队长莺丸,莺丸国际惯例地抱着他心爱的茶壶,拿出一脸温和笑容望着闪光灯和一个个挥舞的话筒。

记者:“本场比赛开局十分艰难,作为队长莺丸先生有何感想?”

莺丸:“感想嘛......一直很想喝茶。”

记者:“......对于浪费掉两次绝佳机会的前锋大包平,莺丸先生有何看法?“

莺丸:“不是他的错,喝茶吗?”

记者:“............相传备州队的更衣室有不和谐之声,队长之争到底是不是真的?”

莺丸:“唔,抱歉,想喝也没有你的份,这是大包平给我泡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记者:“......”

莺丸拧开茶壶用一种置身事外的优雅动作喝了一口茶。

记者:“下一场对战国外的顶级俱乐部,备州队打算采取什么策略?”

莺丸:“唔,下一场......希望大包平不要把水烧的太烫,绿茶要用八十摄氏度的水烫才最好。”

记者:“......”

记者转头看向三日月,“主教练先生有什么看法?”

三日月压根没听刚才记者在问莺丸什么,只是抱着手一个劲微笑,“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第二天,头条写着“备州队再传不和谐之声?队长使唤队员倒茶端水,主教练视而不见!被针对新队员到底何去何从?”的新闻报纸再次满天飞舞。

大包平看到标题时终于忍无可忍,“莺丸!这到底怎么回事!”

“问你自己啊。”莺丸一脸无辜。

大包平呿了一声,把报纸扔进垃圾桶,还顺带踩了一脚,“这群该死的媒体,下场比赛我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天才!”

第二场比赛大包平依旧处于磨合阶段,开局全队几乎压在对方半场猛攻,他却始终没能进球。30分钟时莺丸接到队友传球,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传给大包平发起进攻,没想到莺丸掐准时机和角度自己起脚,一个远射让球以漂亮的弧线冲进球门。对方防守队员注意力都在大包平身上,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失分,几乎是懵圈了。

而这也是备州队打破僵局的第一个进球,一瞬间场上队友们爆发出兴奋的呐喊,观众也没想到后腰会选择自己射门,纷纷站起来拍手喝彩,莺丸倒只是笑着擦了擦脸颊流过的汗水,没有过多情绪波动。

不过他手臂刚放下,便被飞奔来的大包平一个拥抱撞倒在地,接着队友们一个个扑了上来,在绿茵上叠成一摞。大包平两只胳膊撑在莺丸两边,用后背为他扛住这群还在疯狂的队友,被压得脸都皱成了一团,“喂你们差不多点!莺丸要被压死了!”

看着大包平俯在自己上面,莺丸噗的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脸,“好好踢啊,天才球员先生。”

“没问题,剩下的交给我!”大包平自信满满回道,眼里闪烁着银星般的光芒。

剩下的时间里,备州队士气大振,大包平也找回了原来的状态,接连以出其不意的方式破门拿下2分,为备州队取得胜利,往后的比赛又用帽子戏法换来了媒体一片叫好之声,和队友配合越发默契。虽然最终止步于1/4决赛,备州队却以一种脱胎换骨般的气势重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同时参加的联赛结束后,备州队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至此新闻开始争先恐后把“天才球员或助备州队凤凰涅槃”“璞玉浑金,崛起之势的备州队前途不可估量”等等作为标题博取眼球。

而这时,还有另一个让队员们兴奋的好消息,那便是租借出去的边锋膝丸即将在下赛季回归。所有人都能看出,平时总露出一副别惹我笑容的髭切最近相当开心,说话都是一腔尤为甜软的语气,虽然有时这反倒让人更觉瘆得慌。

6

赛季结束后,大包平和莺丸找了个难得的休息日去了游乐场放松。二人挑了些有趣的项目玩了一上午,便买了汉堡来到公园的隐蔽角落,找了树荫下一张长椅坐下。

大包平正要拉开汉堡的包装,莺丸突然扬起手机面对二人,拍了拍他肩膀,“大包平,我们来拍个照吧。”

“我记得你没有这么喜欢自拍的嘛。”大包平虽然这么说,还是放下汉堡凑近莺丸,两人肩贴肩一同看向手机前置镜头。

“要拍了哦,一、二、三。”

大包平随着他的数数露出笑容,却没想到“三”刚说完,莺丸便扭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嘴唇触碰皮肤的声音随着拍照的咔擦声一同响起,大包平的心跳顿时也漏掉一拍,脸蹭的红了起来。

“你、你干嘛呢!”大包平有些语无伦次,一把按住莺丸的手,看向上面的照片。

“唔,拍到了好照片呢。”莺丸一边说一边顺势把手机送到他面前。照片里,莺丸侧着脸,正闭眼亲吻他的面颊,而他面对镜头的表情又惊又喜,瞪大了眼,嘴角傻乎乎咧起,显得有几分滑稽,又荡漾了一屏温馨。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大包平结结巴巴问。

“你走之前不是说过,如果你回来,我就得亲你一下么?”莺丸憋着笑,眼睛却因为笑意微微弯起。

大包平告白后莺丸从未正面回答他,他也没有再去问,二人似乎默认了这种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而现在莺丸主动将这个话题抛了出来,让包平措手不及又满心欢喜,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脸从脖颈红到耳根,表情已嘚瑟到不行,却还要装出一副没多在意的模样,“是、是这样啊,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

“你说的话,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莺丸覆上他的手,指腹顺着虎口滑到掌心,肌肤摩挲的触感像是小小电流窜过心口,最终两只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

“大包平,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说得很柔和,却又坚定得载了满满重量。大包平望着莺丸专注又温柔的眼神,只觉得胸口的感情臌胀得几欲炸开,兴奋得几乎想跳起来吼叫几声,忙不迭地拉着莺丸一个劲点头。

莺丸忍不住笑了,抽回手把汉堡往他怀里一塞,“傻瓜,快吃饭了。”

因为大包平出国两年,回来一直是租房住,确定关系后干脆搬到了莺丸家。莺丸不知是不是早有准备,在大包平不知情时早把单人床换成了宽敞的双人床,连被褥枕套都买了几套新的。

在大包平拎着行李进屋的一瞬,看到了莺丸还是如同原来一样乱糟糟的屋子。他袖子一挽便一面收拾行李,一面给莺丸整理,然后在桌上柜上翻到了许多在国外俱乐部时报道自己的杂志与报纸。

“我已经回来了,这些东西就扔了吧,你柜子快放不下了。”

那两年莺丸便是靠着这些纾解对大包平的思念,一听忙把杂志报纸宝贝似的抱住,“不行,这是我留下的纪念,就算要扔也先把有你的部分剪下来,我要时不时看看。”

“啊?我都在面前了,你还想去看纸片?!”大包平把手里擦桌布一扔,惩罚似的整个人向莺丸扑过去,搂着他的腰将他压在了沙发上。

杂志与报纸哗啦啦洒了一地,莺丸深陷在皮沙发中,环着大包平肩头笑得身子轻颤,而后笑声便被大包平的亲吻堵回了唇中。

7

大包平和莺丸同居后不久,髭切也把膝丸接回了队伍。莺丸筹划着开了个热热闹闹的欢迎会,让膝丸很快融入了队友之间。

新赛季开始后,备州队一路唱着凯歌前进,没想到1/8决赛遭遇劲敌,在落后一球的情况下由大包平接到莺丸传球,一记凌空抽射扳平了比分,最后15秒膝丸再以一个任意球绝杀取得胜利,比赛的惊险与刺激让备州队再次登上了体育新闻的头条。

不过这个赛季不论是联赛还是杯赛,备州队都是状况连连,先是莺丸因身体对抗较弱,时常被人当做犯规对象,大包平每每在莺丸倒下后都要从前场冲回去关照一番,确认没事才跑回自己位置,有几场比赛下来竟然累得虚脱。然后是髭切一个赛季下来被判了几次假摔,事后采访他还眨着眼一脸无辜说自己不是假摔,只是左脚绊了右脚,结果自然是被记者们大书特书。

在这样的情况下,备州队取得了和去年同样的成绩——联赛第二,杯赛止步1/4决赛。采访中,队长莺丸依旧是满口“想喝茶”和“大包平是笨蛋”,让人根本听不懂意思;教练三日月喜欢哈哈笑着打太极,说一圈儿话都与问题没有丝毫关系,备受瞩目的大包平则永远围绕“我才适合当队长”和“天下五剑算什么”这两个中心论点回答问题。

于是这次媒体一改当初赞扬态度,所有报道皆是“备州队遭遇瓶颈”“天才球员不服教练,与队长不和”“昔日强队恐因内讧再次衰落”这样的内容,看得大包平在沙发上气呼呼摔了杂志,“这些媒体到底成天在想什么!”

“媒体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到底如何,不要被他们影响了心情。”莺丸平平静静说着,把新买的茶叶放进茶壶。

大包平哼了一声,也懒得再理能把一丁点事弄成惊天大案的媒体,走到桌边提了开水壶,将热水倒进莺丸的茶壶里。

“对了,下个赛季我们这会来一个新人。”莺丸斟好了茶,将一杯推到大包平面前,用拉家常般的语气说着,“叫做烛台切光忠,是中后卫。”

“我听说过他,也是备州青训营的吧,我原来和他在友谊赛对战过,实力很强。”大包平说完还不忘得意洋洋地补上一句,“不过当年比赛时,我还是在他防守区域进了球。”

莺丸颇感欣慰地点头,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哎呀,真不愧是大包平。”

“不要拿我当狗一样揉!”大包平拍开他的手,顺势握住手腕把人带入怀里,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打开电视看起了比赛。

烛台切本人相貌帅气,一双金眸总是含满温和笑意,说话风趣,脾气也极好,天生便带着一种令人亲近的气质,很快就融入了新队伍中。

他的到来也让备州队有了新的变化。作为队长,莺丸擅长从本质上分析事物,从而对队员进行引导与鼓励,让他们军心稳定并拥有前进的动力,却因为自身不易受外界影响,而不常在细微感情上进行安慰,但烛台切完美地弥补了这一点缺憾,他就像个母亲能够倾听孩子们的苦恼并及时抚慰,虽然大部分时候并没有给出什么实际建议,却能让队友的感情得到释放与排解,整个队伍的气氛也因此越发融洽。

新的赛季因为这位擅长前插的中后卫而更加轻松,比赛时烛台切时不时便会出乎意料地冲到前场,接过队友传球一个远射破门,又潇潇洒洒不带一丝云彩离去,几乎是场上一把不知何时便会出鞘的隐藏武器。

如此情况下,烛台切没多久便取得了副队长的位置,虽然他其实对队长名号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由于能够更好地协助莺丸,还是自然地接下了副队一职。

当然这次比赛中,备州队也并非一帆风顺,赛间大包平因为加强了体能训练,即便经常冲回去关照被犯规的莺丸也没有再跑到虚脱,却一球踢坏了场边知名品牌的广告牌。髭切一如既往的左脚绊右脚,甚至一次膝丸进球接受了一个个队友的拥抱后,髭切居然捧着他的脸就是啵唧一口,被裁判黑着脸出示了黄牌,事后莺丸无不语重心长地道:“回家随便怎么亲都行,赛场上就忍一忍啦。”

由于该赛季踢到最后,联赛取得了不如人意的第三名,备州队对杯赛的冠军更为重视,他们以优异表现一路杀入决赛,决赛场上面对强敌时却是艰难万分。在对方领先攻入一球的情况下,战局陷入了胶着,即便是大包平和膝丸也难以撕裂对面的严防死守。上半场快结束时,莺丸开出一记角球,大包平在一群起跳球员中抢到了点,直接头球破门,终于扳平比分。

然而下半场开局不久,备州队又失一球,二十分钟后,在髭切抢断向膝丸传球并附了句“膝丸!进球!”的哥哥金言后,膝丸一边含泪喊着“兄长终于叫对名字了!”一边带球前冲,以一种势如破竹的架势连过两名防守队员,一记直射拿下一分。

而后整场比赛以2:2踢到最后,甚至在加时赛也没能分出胜负,只能进入点球大战。紧张气氛沉沉笼罩着备州队,每个人都面色凝重不言不语。莺丸除了累得有些气喘,表情依旧冷静得看不出情绪,陆续拉住四名罚球队员一一说着什么,而后用手掌稳稳地拍了拍肩膀。

最后来到大包平面前时,莺丸却没有说话,只是给出了一个拥抱。他用双臂揽住恋人厚实的躯体,仿佛想要灌入生命的力量般收紧。大包平也没有说什么,扬手拍了拍他后背,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

点球开始,由备州队先罚。第一轮备州队员踢在了门框上,数珠丸扑出一球,而后髭切、膝丸和烛台切各进一球,然而对方也同样连进三球,比分瞬间又变回了令人窒息的平局。

最后一轮由大包平罚球,巨大的压力让整个赛场一时悄无声息,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盯着赛场,就连风声也为之驻足,整个空气凝固得几近沉重。

大包平深吸一口气,像是被莺丸附体了般,表情沉稳得没有一丝波动。他原地动了动脚,突然起步助跑,一记抽射让球直入球门左上角,擦着门柱猛然入网,对方门将虽然起跳,却为时已晚。

接下来,数珠丸以精准的判断拦截了对方最后一球的去路,整场比赛以备州队的胜利画下休止符。赛场上瞬间爆发出高亢的喝彩与接连不断的掌声,备州队的队员们也兴奋得不能自已,高喊着向大包平扑来,最后扭成一团滚在地上,只剩下髭切和莺丸在旁边笑容满面观望。

罗汉叠完后大家都爬了起来,许多队员向三日月跑了去,三日月还来不及逃跑已经被压了个结实,只能在人群底无奈地露出笑容,“甚好甚好,就是我的腰……你们稍微轻点……”

大包平则不由分说冲向莺丸一把搂住举了起来,大笑着喊道:“莺丸!我们拿到冠军了!”

莺丸紧紧环着他肩膀,也止不住地扬起嘴角,眼睛几乎眯起,少有的笑得如此开怀。这是加入成人队以来,他们亲手缔造的第一次冠军,筚路蓝缕踏荆而行,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辉煌。

狂欢式的庆功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因为所有人都喝了酒,只能叫来出租车陆续搭乘回家。大包平和莺丸送走所有教练组成员和队员后,想吹吹风醒酒,便没有叫车,而是沿着街道一步步向家走去。

十指紧紧相扣,莺丸似有似无地倚着大包平肩头,大包平也向他微微偏着头,目光始终没有从那张微醺的脸上离开。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安静的街道只回荡着他们交织的脚步声,仿佛整个世界只余下了彼此相依。

“大包平,那天夜里你说会和我一起拿到冠军,你真的做到了。”

莺丸慢悠悠又挑着尾音的声音传入耳中,大包平满不在乎地哼笑一声,“我大包平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过。”

莺丸忽然笑了起来,一把按住大包平肩头,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大包平顺势搂住他的腰,加深了这个吻,醇香的酒气随着鼻息弥漫在二人之间,一时让醉意更深了几分。

这个吻结束后,莺丸似乎还不满意,环着大包平肩头挂在他身上,把整个人都塞进了他怀里,一边蹭一边轻轻笑着。大包平看他借着酒劲胡闹,也忍不住笑了,干脆一提他身子把人扛了起来,“深更半夜的,回家了!”

“嗯,回家回家。”莺丸软绵绵搭在他身上,眼神一瞬柔和似水,“这辈子我们都要一起回家啊,大包平。”

“当然,不论走的是什么路,我们都不会分开的。”大包平拍拍他的背,用一种无人能挡的气势回道。

——tbc——

后篇在此→(3)

评论(1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