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专注小甜饼100年,目前深陷古备前沼
双担不拆,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

【大莺】偷拍时请记得关相机声音

这就是个小段子,梗来自加藤小哥偷拍前酱睡觉的照片,舞台剧粮真好吃,我磕爆!

————我是短小的正文————

大包平做完马当番回屋时,发现莺丸睡着了。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因为莺丸不出阵时常常会白天便倒在榻榻米上眼睛一闭睡过去,速度之快简直让大包平觉得他不是喝了一壶假茶就是茶里被加了安眠药。

此刻,莺丸身着内番服身子向右侧躺,像只睡着了的猫一般微微蜷曲,一只手长长伸展搭在榻榻米上,另一只手软绵绵放于其上。长长刘海随着重力向旁垂下,露出平日不常看见的右眼。

他紧阖的眼皮上睫毛似在轻轻颤动,嘴唇抿成一个优美弧度,白净脸颊在透窗而来的阳光中微微泛光,身子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犹如一只毫无防备的小动物。

看着这张安静的睡脸,大包平不免回忆起自己睡着时莺丸干过的好事,画鬼脸偷亲都是其次,有一次莺丸甚至在他额头上叠了一摞橘子,还非常开心地拍了照发在审神者建的群里,导致第二天很多刀刀都笑嘻嘻说大包平你脑门真平,是不是像狗子一样可以顶很多东西。

想到这里,大包平不禁愤愤然,挑了挑眉轻手轻脚贴近莺丸旁边,正坏笑着扬起手想干点恶作剧,却在看到那张脸时顿住了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莺丸的睡颜实在好看到他不忍下手!

可是面对此情此景,不做点什么似乎又有些可惜,大包平想了想,突然眼神一亮,掏出审神者给每个刀刀都配了一部的手机,点开了照相的界面。

一瞬间,莺丸的睡姿透过镜头重新落入眼中,比直接用肉眼看小了些许。大包平忍不住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重新放回莺丸身上,又认认真真看了几秒,才点下了拍照的键。

“咔擦”一声响彻屋内,在安静的氛围里犹如放大了几倍,莺丸似是被这声音影响,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搭在榻榻米上的手也动了动。

大包平一个激灵,急忙把手机捂在怀里,小心翼翼向莺丸投去目光,见他身子又放松下来,眉头也舒展了开,呼吸如同刚才那般节奏平稳,才终于放下心来。

看了看适才拍的照片,莺丸歪歪斜斜的睡姿被框在手机中,大包平摸着下巴嘚瑟颔首,关掉拍照声在莺丸周围转了一圈,换了好几个角度,又拍下一组照片。

然后他握着手机一步步靠近莺丸的脸,给了个近距离镜头拍下,左瞧右瞧总觉得没有肉眼所见的漂亮,干脆删掉。他俯在莺丸上方重新拍了一张,看着屏幕中姣好的侧脸颇为满意地笑起来,自忖大包平不愧是被称为横纲的名刀,拍照都显得如此有天赋。

既然已经拍了这么多,缺了合影岂不是遗憾,于是大包平把手机调了前置摄像模式,右手撑着地板侧躺在莺丸身后,左手高高举起手机,将镜头对准自己和莺丸,调整角度把两个人都框了进去。

屏幕中,大包平半侧脸望着摄像头,露出一个灿烂又傻乎乎的笑容,红色头毛似乎也因为兴奋而高高扬起,莺丸倒依旧睡得昏天暗地,身子软绵绵维持着刚才的动作。

摆好了姿势,大包平美滋滋按下拍照键,将这个有些滑稽的画面留在了镜头里。

但他没想到的是,因为单手拿手机不太平衡,拍好照的一瞬,手机泥鳅似的突然滑脱,“砰”的砸在了莺丸脸上。

“唔。”莺丸忍不住叫了起来。

大包平倒吸一口气,手忙脚乱捡回手机塞进内番服兜里,就看莺丸揉着脸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看向自己。

“大包平,你在干什么?”

大包平眼神游移,一会看看天花板,一会看看障子门,体温急剧上升,“你觉不觉得今天有点热?”

“不觉得。”莺丸打了个呵欠,顺带伸了个懒腰,“所以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看平野刚刚从外面跑过!速度真快,不愧是极化回来的短刀!”

“大包平——”莺丸拖长了声音。

“干什么啊!刚刚童子切向我丢了砖头,我捡起来扔回去了!”

“大包平,童子切还没实装呢,你说实话吧。”

被拆穿的大包平脸红耳赤,正想说什么,莺丸已经身子一匐趴在榻榻米上,像只猫似的悠悠然爬了过来,凑到他面前,鼻尖只差一厘米便要碰在一起。

“你真以为我没醒吗?”

挑起的眼帘下,莺色眸中盈满戏谑,弯弯眼角噙了浓浓笑意。大包平被近在咫尺的视线看得一怔,像是一汪春色带着茶香弥漫胸间,脸色一时更红了。

“拍了我什么照片,给我看看。”

莺丸顺理成章从他兜里摸出手机,用早已熟悉的密码解开了锁屏。扭头一看,大包平正揉着脑袋,语气装得毫不在意,眼神却不断在往他身上瞟,“我、我就想试试拍照功能随便照照,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啊。”

“好好,知道了。”莺丸噗嗤笑了,把手机还给大包平,回到桌边泡起了茶。

大包平见他总算不再询问,正松了口气,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莺丸趁刚才那空档已经用他的号把合影照片发了出去,这时本丸群聊中像是炸开了锅一般气氛火热。

“什么?大包平还会在莺丸睡着时做这种事?”

“大包平殿的这个笑容真是灿烂,想必和莺丸殿在一起很开心。”

“哎呀,用莺丸的话来说,大包平今天也在犯傻呢。”

“不过,莺先生就是喜欢犯傻的大包平先生,不是吗?”

不到一瞬间,大包平已经看到了99+未读信息。

手机被捏得咯咯作响,脑门上青筋微微一凸,大包平顿时起身向莺丸扑了过去,“莺丸——!”

——END——

(干活时摸鱼真是愉悦)

评论(2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