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大莺】你是我最广袤的天空(4)/完结

备注:足球paro,前锋包X后腰莺,伪球迷写球有bug请别介意

脑洞来自钢老师@NiCr! 包前锋人设 莺后腰人设

换球裤条漫:点我

莺进球后被狗子包抱着跑的图:点我

河豚老师@殊颖横斜同系列文  

全员:我们是——备州队! 

源氏篇: 来,哥哥抱抱!

般若小龙篇:我的腰……有事!【上】

 

大莺篇前面在此→(1) (2) (3)

———————————————

10

在转会期的某天,鹤丸也兴冲冲出现在了备州队,把整个队从教练组到队员都给吓了一跳,他本人对此倒是颇为愉悦。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是和烛台切商量后主动提出转会,由于跟之前俱乐部的合约并未到期,鹤丸宁愿自己掏钱包付了一半违约金,也要来到备州队与烛台切一同进退。

鹤丸性格尤为开朗,像个大孩子般可爱得人见人爱,没来两天已经和队内所有人混熟,一周后便开始玩起了恶作剧,作弄对象一般是老相识烛台切和单细胞的大包平,直到后面莺丸因为大包平敲了他好几顿大餐,他才有所收敛。

而后不久,队内又从青训营调来了新人笑面青江。青江位置在边后卫,个头不高,身子单薄,完全靠着过硬的盘带技术和灵巧的身形弥补缺憾。他初来时因为一双异色瞳透着一股子神秘感,总喜欢偏着头含笑看人,话也并不太多,导致大家以为是个安静文艺的人,谁知熟悉后便时常听他说出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限制级话语,跟原本印象相去甚远。

新赛季一开始,青江便以边后卫的身份前插对方禁区,又在前锋被死守不便传球的情况下自己起脚射门拿下一分,获得队友热烈赞赏,一个个狂喊着将他压倒在地,弄得青江只能无奈地笑,“这毕竟是第一次,你们温柔一点。”

鹤丸在中场的作用也淋漓尽致的发挥,他和后卫以及同为中场的莺丸都能形成精妙配合,减轻了莺丸的跑动负担,节省的体力可以更多用在助攻与回防。烛台切根据这样的情况,加之右眼受伤,也再不向从前一样前插射门,而是专心做好防守工作。备州队后防有了他和小豆,一瞬像是多了一堵墙面般,让对手的突破变得十分困难。

不过由于新队员始终处于磨合期,国内联赛备州队虽然一路唱着凯歌拿到冠军,杯赛却在1/8决赛时被对手摸清了战术,不断以犯规打断节奏,惜败一球回了家。

那一次,莺丸和青江都因为是重点被犯规对象而受了不少伤,大包平在更衣室为莺丸喷药时,脸上都疼惜得拧成了一团,又被莺丸充满安抚之意地笑着摸了摸头。

这样一来大部分队员都意识到,备州队需要更多的战术和更灵巧的变化打法。莺丸为了配合教练组寻求新战术,时常夜里也在看曾经的比赛详细记录,大包平也总是陪在他身边给出建议,或是下厨做些食物为二人充饥。

每当这时,莺丸都会一面吃饭一面窝在他怀里,脸上荡开浅浅笑容,“大包平,有你在真好。”

而大包平总用结实的胳膊挽着他,轻轻摩挲短短发尾和白净脖颈,露出骄傲的表情回答:“那是当然了。”

莺丸和大包平的记录与观点对于大般若和三日月来说也着重要价值,然而有些瓶颈终究因为缺乏新人而无法越过。

其时正逢几位老队员退役,为了形成新的战术体系,大般若正思考为队伍补充新鲜血液时,正巧遇见在公园踢野球的小龙景光,一问之下竟然是在青训队顶撞教练翘掉训练的问题儿童,便干脆把人捡了回来,拍着胸脯把这位年纪尚小的少年塞进了备州成年队。

之后,备州队又从青训营调来了与小龙年纪相仿的边锋南泉。这二人性格一个倔强一个傲娇,都颇有些青春期少年的叛逆感,脚下技术倒十分不错,发展潜力巨大,于是全队皆抱着一种老父亲心情对他们着重培养。每天都能见到的场景便是大般若盯着小龙练习,大包平和膝丸指导二人进攻射门,莺丸和鹤丸带着他们跑步,小豆和烛台切与他们做攻防练习,数珠丸和三日月也常常颇有爱心地望着这两名少年。

不过因为髭切时常露出令人胆寒的笑容,南泉不敢靠近他五米以内,小龙也不会轻易去招惹他。膝丸曾多次语重心长对髭切说要对小辈多多照顾,莺丸倒一直不把髭切的性格当什么大问题,对此完全放任自然,甚至在某次鹤丸也对莺丸说自己害怕髭切时,莺丸还是一脸不解道:“你又不是膝丸,怕他做什么?”

鹤丸顿时无语,“我要是膝丸我才不怕他好么!”

于是莺丸终于觉得队友关系出现了问题,干脆叫上烛台切,又抓住鹤丸和髭切一同出去喝了几杯,其间髭切无不温柔地向鹤丸表达了自己的人畜无害,烛台切也不断拍胸脯向挚友保证髭切并不可怕,鹤丸最终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经过这出,髭切与队友的联系多了一些,虽然依旧不会在除膝丸之外的人进球后拥抱和叠罗汉,也总是去拍肩表示鼓励。

备州队最终成型后,三日月和大般若都十分满意,战术制定也为了适应队伍更加灵活多变,新赛季的备州队顿如一股清新的春风。

11

小龙拿到首发后,第一场比赛便不负众望,在侧翼接到莺丸传球,以极为灵巧的身形绕过对方拦截球员,一个远射让球飞出令人惊叹的弧线冲进球门,赢得场上阵阵呼声。小龙也开心得蹦了老高,转身却没有扑向队友,而是先冲到教练席抱住了大般若,力度之大差点把大般若压得腰伤复发。

第二天的新闻里,备州队再次有了一颗超新星诞生。后面的比赛中,南泉也展露了不俗实力,在备州队连失2分落后的情况下,他看准膝丸牵制了防守的瞬间,带球突破打开边路缺口,一个传中把球送到大包平脚下,让大包平顺利拿到一分。

而后不久,他接下鹤丸传球后又以敏捷的身形内切中路,起脚破门扳平比分,激动得大家接连冲来拥抱,把他挤在一群人中间,像只受了惊的猫咪般喵喵叫着手足无措。

有了两位少年的加入,备州队的攻击变得更加层次丰富。在大包平作为掩护吸引防守队员注意时,小龙总能出奇制胜打入一球,而当对手注意力落到小龙身上时,便根本挡不住大包平的猛攻屡屡失球,加之边锋膝丸和南泉时不时会犀利地攻击,让对手始终处于摸不着头脑的状态。

于是备州队靠着全新的战术和更加灵活多变的打法势如破竹一路向前,髭切本和莺丸同为后腰,在鹤丸来后便被调到了后卫,却能经常与鹤丸换位,鹤丸在后腰位擅长打开局面,而当髭切换到后腰位时便能打出漂亮的快攻,时常让对手跟不上变化而不断失分。

莺丸在中场时刻掌控整体战局,调整战术,传球接应助攻都更加游刃有余。在备州队的比赛中,他虽进球不多,助攻数却遥遥领先。烛台切与小豆是极为可靠的防线,青江带球能力超群,速度也是飞快。这般情况下,备州队每一场比赛都以精彩的表现赢得观众赞扬,当之无愧地夺得了联赛杯赛双冠王。

而这次杯赛决赛的最后一球,竟然是由莺丸接到鹤丸铲断的传球,出其不意远射拿下一分,打破平局取得胜利。大包平见到这熟悉的场面,不禁想起七年前自己刚进入备州队首发时的场景,那时也是由莺丸攻入关键一球打开了僵局,让自己找回了应有的状态。

一瞬间,当时湛蓝的天空,莺丸抹着汗水的笑容,赛场上的喧嚣都从记忆中奔涌而出,与现下重叠。大包平心中刹那胀满了欢喜与雀跃,在漫天喝彩与热烈气氛下更显得热血沸腾,因为这一刻他是那么真切地意识到,莺丸一直在自己身边,没有离开,也永不会离开。

于是他趁着别人欢呼之时,首先冲到莺丸身边搂着他,仿佛要释放所有激情般地一举,一路抱着飞奔在绿茵场上,像只撒欢的狗子般兴奋大喊。

“好了好了,放我下来。”莺丸头发被风吹得飞飞扬扬,拿胳膊撑着大包平肩头,倚在那厚实身板上无奈地笑。

他探头往后一看,就见以鹤丸和青江为首的一群队友正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嘴里喊着:“大包平你太狡猾了!把队长放下来我们也要抱!”

莺丸想象了一下自己被叠罗汉的场景和要承受的体重,一把拍在大包平肩头,“跑啊大包平!千万不要被他们追上!”

于是整个绿茵场上就看备州队你追我赶地跑圈儿乱窜,三日月一边吃着糖渍柠檬,一边欣慰微笑,正想与大般若说话,便见小龙从赛场里风一般地冲来,满脸欢笑猛地扑在了大般若怀里。

“……龙崽子,腰,我的腰。”

大般若的脸已经拧成了一团,却透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三日月识趣地默默扭回头,继续吃掉小豆做的最后一片糖渍柠檬。

第二天,备州队崛起的消息再一次登上各大体育新闻板面,媒体极尽所能地用着夸耀之词,球迷也一瞬间成倍增长。

这样的势头下,备州队连续四年夺下了联赛杯赛双冠王,球场上的趣事也填满了各大网站,例如一次莺丸与对手换过球衣后,第二名对手队员也提出交换,结果莺丸差点脱了球裤去换,急得大包平甩过自己球衣给人,拽住莺丸就走。

再例如髭切会在比赛无聊时冲着己方球门踢进一球,还对一脸无奈的数珠丸笑得天真无邪,之后大声喊喊膝丸名字,让膝丸抹泪带上“兄长叫对名字BUFF”一路冲到对方禁区扳回比分。

再再例如南泉时不时便会学猫叫,大般若会被队员们叠罗汉压得腰伤复发,三日月因为糖渍柠檬吃得牙齿酸痛,髭切时不时便要冒着吃黄牌的风险去啵唧弟弟一口等等。

而大包平在采访中被问及与莺丸配合问题时,经常把“他传球给我不是应该的吗”和“队长是我的”挂在嘴边,在媒体大肆炒作其与队长不合时便有cp粉敏锐指出他的真意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和“莺丸是我的”,此类八卦笑料在网络四处传播,倒也没有让备州队的队员们真正在意过。

12

作为前锋的职业寿命在足球生涯里是较为短暂的,在大包平感觉力不从心打算退役时,莺丸也毫不犹豫地做下了决定,与他一同离开绿茵赛场。

仔细想来,他们从青训营开始,一起在绿茵场上走过了几乎二十年时光,那些欢笑与别离,胜利与失败都沉浮在回忆中,留下深深浅浅痕迹,最终成为见证二人相知相伴的一点一滴。

因为确定了退役,这个赛季的杯赛决赛自然成为了大包平和莺丸的最后一场比赛。这两人都喜爱简洁,赛前在绿茵场上,备州队便为他们举办了简单的挂靴仪式,媒体自从得知这两位带领备州叱咤风云的球员打算退役的消息后便准备了万全,此刻更是蜂拥而上花式提问。

莺丸和大包平官方化地答了几句职业生涯中感谢谁,而后又想气死记者般的,回到了一如既往的“想喝茶”和“我比天下五剑更厉害”模式。

不过当媒体采访结束后,大包平突然上前几步吼了一句,“都等一下!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

看台上观众都是一愣,媒体也好奇驻足,就连教练组和队友们皆是一头雾水。大包平也不管四面投来的目光,弯腰把手伸进裹着小腿的高筒袜里,摸了半晌却什么都没摸出来,反而撇着嘴一脸疑惑。

满场的人顿时更懵了,就连对他了如指掌的莺丸也不知他究竟想做什么,只是两手抱在球衣前,眯着眼好笑地看他。

大包平扬起只手又摆了摆,“再等一下!”而后一屁股坐在绿茵上,脱下了左脚的鞋,把高筒袜一点点卷下,终于在脚踝和袜子的缝隙里摸出了两个小小的银色物体。

一瞬间,媒体都惊呆了,抱着摄像头和话筒急忙忙冲了上前,只因为大包平摸出的是两枚纯银戒指,上面用花体刻着他和莺丸的名字字母,样式虽然简单,优雅的笔画却显出一股无法忽视的庄重和美好。

然后他穿好了鞋,一步步向莺丸走去,每一步都仿佛是踏在人们心头,让全场顿时寂静无声。柔软的小草随着他的步伐倾倒,呼呼风声扬起他的球衣,万里晴空辉映着青碧的草地,他就这样稳稳来到莺丸身前,执了对方的左手,深吸一口气,用浑厚又诚挚到令人心醉的语调开了口。

“莺丸,和我结婚吧!”

莺丸能从大包平银色的瞳中看到自己的脸庞,那种因喜悦而完全舒展的笑容连他自己都未曾在镜子里见过。

大包平专注地凝视着他,脸色有些发红,心脏也因为求婚而雀跃得快速跳动,整个耳中充满了砰砰心跳。

下一刻,剧烈的心跳声中混入了莺丸带笑的声音。

“笨蛋,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大包平也忍不住笑起来,用温暖的手掌托起他的左手,把戒指戴上了无名指。

一瞬间,莺丸心底涌上的惊喜与动容几乎让他溢出泪水,整个身躯的血脉都像是沸腾了般的热切,每个细胞都被幸福填充得满满当当。他也拉过大包平左手,接过另一个戒指套上无名指,而后一把抱住那宽厚身躯,踮起脚尖仰起头,吻上了对方双唇。

大包平结实的手臂将他一搂,也极为虔诚地回吻着恋人。满场观众这时纷纷站起,爆发出热烈掌声,媒体拍照的咔擦声此起彼伏,队友们也疯了般地为之尖叫喝彩。然而这些杂乱的声音中,大包平和莺丸却只是相拥着凝注彼此,就好像所有喧嚣都已远去,所有红尘都已消散,世上只余下了他们二人,独守一隅静谧之地。

决赛的哨音吹响时,备州队的队长和前锋左手上都多了一枚闪亮的戒指,整个队伍士气也极为高昂。开场不到10分钟,小龙便在对手把注意力放在大包平身上的情况下,出其不意的接球铲射,让球以不可思议的弧度飞进了门内。

虽然在上半场结束时被对方扳回一分,下半场开局没多久,又因为莺丸前场突破被对方球员犯规,制造了任意球机会,擅长于此的膝丸主罚,让球以极大力道飞出,跃过人墙直接破门。

不过进入决赛的队伍始终不会弱小,没过多久,备州队也被攻入一球拉平了比分。而后比赛便陷入相持阶段,直到结束前两分钟,莺丸一个巧妙的抢断取得球权,迅速突破传给鹤丸,鹤丸灵巧地绕过对方队员,竟然把球从两名队员夹缝间准确地传给了髭切,打出一个激荡人心的完美配合,由髭切再度传给大包平。

最终,大包平使出全身力量,在观众高涨的喝彩中跑得风声呼啸,连过三名防守队员,一记漂亮的抽射将球狠狠踢进门框,拿下了制胜一分。

这时结束的哨音响彻全场,大包平和莺丸都以完美的表现完成了最后一战,备州队连续五次取得联赛杯赛双冠王。队友们呐喊着冲上前拥抱,最后势不可挡地又将两人扑倒在地,人群叠成一团,而平时不怎么参加这种活动的髭切,这次像是庆祝好友找到了最好的归宿般,竟然第一个上前将莺丸紧紧抱住,满脸荡漾着笑容。

三日月颇为欣慰地颔首,扭头一看旁边的大般若不出意外又和小龙抱在了一起,只能一如既往地又把脑袋扭了回来,拿了茶壶喝下一口,“年轻真是好啊,让我也不由得怀念从前了。”

颁奖仪式上,莺丸和大包平接过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奖杯一左一右高高举起,一同望向闪耀的金光,眼中似有泪光闪动,仿佛是透过这光芒看到了二人一路携手走过的征程。他们在奖杯两侧落下亲吻,专注而温柔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彼此身上,像是一条永远无法剪断的长线,缠绵地交织。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大包平和莺丸正式宣布了退役,采访中两人手上戒指一个劲闪烁,说话也时不时相视一眼,气氛与原来面对媒体时全然不同。

记者们顿时被喂了一嘴狗粮,翌日,各大新闻版头便被“绿茵场上的求婚,对手究竟何时变情人?”“不和传闻打破,天才球员与队长竟是如此关系?”这类劲爆标题填得满满当当。

网络上也将这个消息传遍角落,许多cp粉都雀跃地留下发言:

“看看我敏锐的眼光!早就觉得他俩是一对儿!依我看来,这两人至少十年前就在一起了!”

“能在绿茵场求婚简直太浪漫了,想知道他们婚礼啥时候举行!”

“他们结婚后,家里装水果的盘子怕都是获奖拿的金盘子。”

“还有金球奖!大包平会有一堆金球给孩子玩!”

将播放着昨日自己求婚新闻的电视关掉,大包平不在意地耸耸肩,扔下了遥控器。

这时莺丸正穿着一身休闲服,在门口用鞋尖点了点地面,手里握着一张名片向大包平挥舞,“大包平,快来快来,这家光忠推荐的店结婚礼服很不错哦。”

“知道啦,话说这个时间点,我们去看完礼服还能在外面吃个饭。”大包平笑着回应,随手拿过外套一披,麻利地换好了鞋。

他顺手一揽莺丸肩头,二人便有说有笑离开家门,依偎着消失在道路尽头。

绿茵场上的过往已经结束,但属于他们的故事,并未完结。

——END——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