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长兄松】忘却与未来的幻想乡(2)

备注:

1、骑士karaX龙oso

2、原作进入游戏背景,六子依旧是兄弟

3、正剧向,有许多自己发挥的设定,没有玩过痛击游戏,若有bug和ooc请见谅

————————————————————

Chapter2 解除枷锁的水之骑士

龙是带来灾难的生物。

失去现实世界记忆的空松,从来到这个世界,成为骑士这一角色后,便与这个国家的人类一样拥有这样的认定。

城堡里尘埃累累的古籍中,记载了数不胜数的勇士战胜恶龙的故事,那些巨龙只要略一吐息,便能以烈焰毁灭城市,让冰霜降临人世。在逝去生命融为的血海之上,理所当然会诞生出与恶龙对抗的勇士。

于是大陆的人类总是认为,屠龙是一名骑士的最高荣誉,尤其在危难之际,手刃魔龙之人,不论是何种地位与身份,都将获得整个国家倾囊而出的奖赏,能够实现任何愿望。

遇到小松之前,空松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与游戏设定融为一体的他,曾经也幻想过自己成为屠龙英雄,穿着闪闪发亮的披风,在众人簇拥下弹着竖琴,唱着痛死人的歌,接受大家爱戴的场景。

不过在落叶纷飞之中看见小松的那一瞬,这想法便如同火焰吞噬一般,再没有出现过。

“龙这种生物,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嘛。”

每天和小松练完剑,两个人并肩坐在树下休息时,空松都会忍不住这么想,然后偷偷向小松投去一瞥。

有时候,他会和也正看着自己的小松视线撞个正着,心情总是会因对方那揶揄而亲切的眼神开始跌宕,然后只得用耍帅掩饰心中的悸动,每次都能让小松捂着肚子笑起来,躺在地上不住地喊“好痛好痛,肋骨要断啦”。

说起来,小松曾说过是自己的哥哥呢……

想起初见时的话,空松本不以为然,时日一久却发现小松有时言行确实出乎意料的可靠,莫名生出了一种依赖感。

而另外一些时候,小松肆无忌惮的耍赖或撒娇,却让他在这依赖感中又生出了另一些奇妙的感觉。

并且,这种相互交织的情感熟悉得让空松十分诧异,就仿佛在很久很久之前,这样的种子便埋在了心中,只是一直未能生根发芽。

所以在小松离开的几天内,听到港湾城市被龙所破坏时,空松怎样都不相信那是小松所为。然而距离洛斯塔尔斯王国最近的只有炎龙巢穴,不论是王国还是住民,都将矛头转向了有最大嫌疑的炎龙。

最后,空松的队员甚至指出了空松曾经找到过炎龙,并时常与对方见面,顿时城中上下一片愤慨,纷纷要求以空松为诱饵捉住炎龙。

“不能让事情这样下去,我必须要保护小松啊……”

怀抱这样的想法,空松假意听从了国王的命令,在假装要手刃炎龙时,终于抓住最关键时机切断了小松身上的绳索,喊出了“快逃”这样的话语。

从这一刻起,空松便成为了整个王国的罪人。

就连小松也没有料到,失去记忆的空松会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蓝色背影,小松几乎是呆住了。

——这个笨蛋弟弟,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帅气的啊?

胸中漫上潮水般的动容,小松稳稳站起,深红双翼霍然一展。

“呐,空松,哥哥可不是需要你保护的弱者,敌人什么的,就由我们来一起面对吧。”

话音落时,他已一把架住空松,纵身向天空飞去,尾巴轻轻一扫,便拉出一道小小火焰,烧掉了骑士团射来的箭矢。

“诶?小松?”空松被他一拉上天,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诶什么诶?空松你才不属于那个地方,就算是要走,我也要把你带走啊。”小松理直气壮地说。

“可是这样你飞不了多快,我们两个都会逃不掉的。”空松有些担忧地拧起眉。

“怎么可能,别小瞧了哥哥啊。”小松加快速度,冲破树林高飞在天,向远方而去。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呼呼风声,小松不禁扭头看去,便见几个带着螺旋桨的椭圆状白色物体正飞翔在天空中,向自己靠近。

“空、空松!那是什么鬼!”

“那是洛斯塔尔斯的飞行器,也是骑士团的东西,你要小心。”空松仰头看着在上方拉着自己手臂的小松,答道。

“哈?这个游戏里还有这样的装备?”小松吓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不过对手没有给他多少惊讶时间,飞行器下方一个小窗突然打开,无数箭矢从中嗖嗖射出。

小松急忙扑翅躲闪,又害怕空松受伤,稍稍以翅膀遮住了空松后背,几分钟后终是支撑不住,被射中一箭,从空中直直摔下。

空松被突然的下落吓了一跳,回过神时已和小松落进了森林,穿过重重树冠,带着一身碎叶摔在草地上。

“好痛好痛……”空松摔得泪眼汪汪爬起,想到小松又急忙扭头,便见小松正趴在另一边地上,耷拉着一侧翅膀,那翅膀靠近边缘处正插着一只箭矢。

“小松!你怎么样?”空松忙赶过去,声音紧张得有点颤抖。

小松抬起摔得灰扑扑的脸,向空松委屈的扁嘴,“啊啊,哥哥我居然中箭了,真是丢脸。”

“什么丢不丢脸的,你不痛吗?”空松握住箭身,想试着把箭拔出,又犹豫着担心小松疼痛。

“翅膀的痛觉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哥哥飞不起来啦,真是讨厌啊。”小松坐起身,自己拉过翅膀“嗤”的拔出箭,看得空松都有些幻肢痛。

“如果你飞不起来,速度不是会慢很多吗?小松你赶快逃吧,我去拦住他们。”空松说完,扶着剑便打算向骑士团方向走去。

小松听罢,无奈一笑,“空松你啊,就算没有记忆也还是这么温柔呢。”

说着,他起身一把拉住空松,将他拽回自己面前,“呐,跟哥哥说实话,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一瞬不瞬地盯着空松,小松眼里灌了满满的期盼与不舍。被他这么看着,空松只觉得藏在心里的浪潮又开始翻涌,下意识说了句“愿意”。

小松一听,咧嘴露出招牌笑容,拉起空松的手,将手往上面一覆,“那就不要回去啦,我们一起逃嘛,两个人总会有办法的。”

仿佛是被小松这种没理由的乐观感染了般,空松的表情再没有刚才那么紧张。在小松收回手后,他低头一看,便见手心中多了一枚六边形蓝色水晶。

“这是你的记忆,在那些骑士赶来之前,先收下吧。”

空松凝视着水晶,感到有什么画面在眼前浮现,许许多多的过往突然充斥脑中,水晶也随之愈发明亮。

当水晶最为闪烁时,空松的记忆已全部恢复,下一秒, 水晶“砰”的一声,碎为了细细粉尘,随风飘散。

看着空松慢慢勾起的嘴角,小松眼里透出欣喜的光,“空松,你想起来了吗?”

“呼,那是当然,my brother。”

空松扬手轻轻一撩发梢,面向骑士团方向露出了痛到不行的笑容,“现在闪亮的karamatsu已经回来了,让我们一起给对手来一发perfect hit吧!”

小松听罢这话,不由兴奋握拳,“诶?这么说空松你想到对付敌人的办法了?”

“哼,关于这个嘛。”空松深沉地抚了抚下巴,说出的话却让小松大跌眼镜,“根本No plan!”

“呀,其实哥哥我也no plan呢,怎么办呢?”小松抓着脑袋哈哈笑起来,两人画风一变,全然没了紧张气氛。

“说起来,只要找到有水的地方,我就能唱出让水之精灵舞动的歌了呢。”空松打了个响指,一指树林深处,“怎么样,brother,现在就让我们去寻找水声潺潺之处吧!”

就在此时,四下响起了骑士的脚步声,空松一抓小松手腕,便向适才所指处跑去。

“呐,空松,还是让我直接烧了他们吧。”小松不知水源有多远,寻思半晌,终于下了决心。

“不行啊,brother,本来港湾城市的事你就是被冤枉的,如果对骑士们动手了,只会让你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

小松撇撇嘴,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被冤枉,但想到如果自己所受怀疑更深一层,大约会对空松更为不利,只得作罢。

不多时,一条清澈小溪伴着涓涓水声出现眼前,空松突然眼神一亮,“呐,小松,我有一个乱来的想法。”

这时,周围树丛沙沙一响,身着铠甲的骑士们扒开树叶,陆续走出。他们都手执剑盾,满面凶相,似乎恨不得马上将背叛的同伴与龙一同手刃。

一分钟不到,空松和小松就被逼退到了溪流前,空松脑子里还徘徊着刚才的想法,便道:“小松,吐火!”

小松本来就想烧了这帮骑士,只是碍于空松阻拦。现在听空松这么一说,毫不犹豫向前方吐出熊熊火焰。

空松趁机一拨竖琴,“叮”的一响过后,溪中水流霍然卷起,被空松操纵着向火焰扑去。

霎时,火焰被水流扑灭,滚滚热气蒸腾而出,如云雾般向四面八方铺展而开,森林中顿时氤氲着浓浓水雾,众人视线中只余白茫茫一片,又被水汽呛得连连咳嗽。

当然,这个众人是不包括已成为龙的小松的。见包围己方的骑士们手足无措,空松也挥手扇着热气退避,小松便明白了空松的目的,拽起他的手臂,转身就向远处逃去。

“Brother哟,一切进行得还顺利么?”跑了好一段,空松依旧因为水汽看不清周围,只能问道。

“非常顺利,空松你真是太聪明了,不愧是家里的次男呢。”小松笑嘻嘻回道,即便四下雾气缭绕,视野中的道路依旧十分清晰。

被拉着快速奔跑,空松听着自己与小松踩着草叶的沙沙声,看着前方那朦胧的红色身影,忽然有种安心的感觉。

就如同少年时代每一次干架时,只要小松站在自己面前,心中便无所畏惧一般。

发现这一点的空松,在回忆起游戏中初见小松的那刻,心跳骤然加快。这时的他,终于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自己对小松,似乎是存在着兄弟以外的感情。

再次能看清事物时,空松已随小松冲出了森林,来到林子外一片草地上。他扭头看向小松,便见哥哥也正看着自己,二人视线一撞,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禁忌的感情随着空松眼神泄出些许,又被立刻掩藏在心。他反手回握住小松,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牵着对方往前走去,“小松,前面是个小城市,我们先在那儿藏几天吧。”

“好啊,说起来哥哥我七八天没吃饭了,肚子有些饿了呢。”小松也没有抽回手,自然地与空松并肩走了向前。

“诶?七八天没吃饭?你是怎么做到的brother?”空松不禁惊奇。

“嘛,我也不知道,反正龙这种生物就是吃一次饭可以饿许多天的存在啦。”小松摆摆手,似乎对龙的特异之处完全没兴趣深究。

但他们尚未走出几步,空气便如同被撕裂般的拉开一道缝隙,继而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法师握着法杖跳了出来。

“罪恶的骑士与炎龙,你们打算逃到哪里去?”

那法师仿佛一团黑云漂浮空中,用一种缥缈到如同远方传来的声音问着,高高举起了法杖。

“啊啊,有没有搞错,这么穷追猛打可是会被人讨厌的哦。”小松尾巴一耷,不高兴地抱怨道。

然而他的抱怨刚说完,法师的法杖中便飞出团团火球,向二人打来。

空松情急之下,根本来不及用竖琴,两手一展,空气中的水分便被操纵凝聚为水墙,挡在二人面前。

不过因为水分不足,水墙并没有多厚,顷刻便被火球烧干。余下的零星火焰“嗤嗤”一响,也被空松以水扑灭,缕缕水汽再度飘扬空中。

黑衣法师正拉住斗篷遮挡水雾,便听得“沙”的一响,不由吃了一惊,因为眼前的水雾被霍然劈开,空松手执长剑如离弦之箭般向自己冲了过来!

下一秒,剑刃划出一道银弧,直直向法师斩了下去!

然而预想中的鲜血并未出现,只听“当”的一响,空松的剑犹如砍在钢铁上一般,在距离法师尚有半米处蓦地一顿,随即剑刃一震,反而将空松弹了开来。

“啊!空松!”见空松向后飞出,小松急忙冲上前,一把将他接在怀里。

抬头一看,小松和空松才发现,那黑衣法师在身侧施法制造了一个球形的透明护盾,此刻仿佛被套在一个玻璃球中。

“这下可麻烦了,要怎么样才能打中他啊?”小松看得瞠目,眼看法师法杖一挥,又一道烈焰直直打向空松,忙掩下翅膀,将空松护在双翅后,接下了火焰。

这一次,即便是痛觉不明显的翅膀也感受到了灼伤的痛楚,小松咬紧牙关,向后退了几步,脸上已流下汗水。

“小松!你犯什么傻!”空松重见天日时,眼里已满是小松被烧伤的双翼,不免心疼。

“抱歉啊空松,就算是哥哥这样的废柴neet,在看见弟弟被欺负的时候,也是会挺身而出的。”小松放开空松,一抹汗水,将他往身后一挡,稳稳站在了面前,直视着漂浮空中的法师。

目光落进对方眼中,小松却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就仿佛自己看着的并不是一双属于人类的眼睛,那深邃的眼瞳像是无底的黑洞,让人产生一种不详之感。

于是小松神情少有的认真,深吸一口气,喷出了目前自己能使出的最大火焰。

龙的火焰与刚才法师放出的不同,威力超乎寻常,爆裂般的席卷而去,却终究在那护盾的格挡下停住了脚步,只是包围在护盾外侧烈烈燃烧,几乎映红了整个天空。

——可恶,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破开那该死的护盾?

小松心里寻思着,却是毫无办法。

空松提着长剑站在一旁,对法师的护盾也是无能为力,不禁为自己的无力而自责,低低埋下了头。

——明明想要保护小松的?为何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呢?

这一刻,一直作为neet混日子的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变强,想要将所爱之人守护在身后的欲望。

烈焰在护盾外翻涌着,局势依旧僵持。就在这时,一道压强巨大的风刃突然破空划过,“嗤”一声将火焰一分为二,直接劈上透明护盾,瞬间护盾上裂开几道缝隙,而后犹如摔碎的玻璃般纷纷扬扬散入空气,渐渐消失。

外围的火焰被分开只是刹那,下一刻便重新融汇,全部从裂口灌入护盾,裹住了法师的身子。

不稍几秒,黑袍法师已化作灰烬飘散殆尽。而从风刃出现到此时,也只过了短短几十秒时间,小松和空松都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协助惊得愣了神,一齐向后看去。

随即映入眼帘的,竟是穿着一身绿色斗篷,翘着腿坐在法杖上的轻松。

“喂,给点力啊,好歹也是我家的长男和次男,被别人吊打怎么行?而且那个法师,还不是本体呢。”

轻松居高临下看着哥哥们,微微仰着下巴,一脸鄙夷。

“啊啊啊啊——轻撸松斯基!你居然是法师吗!而且还这么厉害!哥哥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哦!”小松一见他,就惊喜得扯起嗓门大喊。

“闭嘴你个笨蛋长男!说了一百次了,不要用那种称呼叫我!”轻松脑门上青筋一爆,跳下地冲小松吼道。

“轻松,你有现实世界的记忆吗?”空松惊讶的点倒在别处。

轻松再也不理小松,扭头对空松道:“是啊,Totti给我的,当时我还在玛琦亚呢。”

“玛琦亚是什么地方?”小松一脸懵逼。

空松和轻松登时以一种“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盯着小松,随后空松耐心道:“玛琦亚是这片大陆唯一的法师组织,作为法师,想要被认证只有通过那里的层层学习与考验哦,My brother,你对这个世界的事情完全不了解呢。”

“是啊,所以空松,以后你要把知道的都告诉哥哥啊。”小松咧嘴笑着一眨右眼,装得一派无辜。

空松顿时萌点被戳中,马上恢复了耍帅常态,按着心口向小松丢去一个闪亮亮的笑容,“No problem,这是我的荣幸。”

轻松突然有想打人的冲动,“痛松你给我适可而止!你们两个,就没有见过Totti吗?”

“说起来,我正想问你呢,轻撸松……”

“啪”的一响,小松脑袋上除了犄角外,又多了一个包。

“呜哇,刚见面就这样对我,哥哥感到很受伤啊,我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Totti在哪里而已。”小松委屈的捂住头,对轻松说。

“不知道,他把记忆给我后,就说要去找一松和十四松,还让我来找你们。”轻松一本正经地环起手,“我坐着法杖乘风找了好久,要不是今天听见这里正在捉龙,我也不会特意赶来。”

听轻松也不知道椴松下落,小松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干脆把自己在冰龙那里的经历说了一遍。

空松听罢马上紧张地道:“诶?记忆的水晶丢了两个?Totti也可能受伤了?Oh my god,这不就意味着我们可爱的弟弟们正遭遇危机吗!”

“哈?那几个家伙那里可爱了?都是群让人不省心的混蛋啊。”轻松挑着眉口是心非道,“嘛,不过作为哥哥还是不能放着不管,Totti知道的事情比我们多,当务之急还是先把他找到吧。”

“我听说,纯洁的天使都是住在天空之都欧帕尔斯,我们先去那里找一找,说不定totti会给我们留下爱的线索。”空松想了想,又烦恼地轻抚下颚,“唔……可是欧帕尔斯的位置在人类世界一直无从所知……”

说着,空松已经捂着额头仰天长叹,“啊,寻找弟弟的道路真是充满荆棘,这一定是上天给予我们的试炼!Brother哟,我们都是必将肩负重任的人啊!”

轻松脑门上的青筋又爆起一个,“闭嘴了空松!欧帕尔斯的位置的话,可以在玛琦亚查一查,玛琦亚可是拥有世界上最多知识和书籍的地方,和普通人类王国完全不一样啊。”

轻松语中透出一丝优越感,小松忍不住拍了拍他,一脸坏笑的凑近,“哪里不一样?难道是让你把童贞力都化作魔力了,所以才这么厉害?”

“啪”的又一响,小松脑袋上的包变成了一对。

“明明是你们两个没有把魔力完全发挥啊!再说你也是个童贞,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轻松发完火,回身一甩斗篷,一副老大姿态向前方城市走去,“好了,现在都跟我去玛琦亚,路上我会好好教你们怎么使用法术!”

“哇,轻撸松斯基还是那么假正经呢,真是好可怕。”

“呼,这就是轻松的style啊,brother,童贞力是不容小觑的。”

轻松握着法杖的手已经气得颤抖,觉得自己这一路都不会安生了。

—TBC—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