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专注小甜饼100年,目前深陷古备前沼
双担不拆,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

【长兄松】忘却与未来的幻想乡(1)

备注:

1、骑士karaX龙oso

2、原作进入游戏背景,六子依旧是兄弟

3、正剧向,有许多自己发挥的设定,没有玩过痛击游戏,若有bug和ooc请见谅

-----------------------------------------------------

Chapter1 炎龙的冒险

小松醒来时,发现四周已是天翻地覆。

原本应该身在的主卧室变成了一个昏暗的洞穴,而本该睡在身边的兄弟们也都消失得毫无踪影。

带着满腹疑惑,他想要站起一查究竟,刚起身便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平放地面微微弯曲,稍一触碰,便感觉一阵酥痒。

因为尾巴的敏感轻轻打了个哆嗦,小松马上收了手。鉴于背部与头部也有些违和感,他不禁伸手摸去,随即发现自己背上有了一对翅膀,头上长出了一对弯弯犄角。

“诶诶?这是怎么了?”小松被吓得愣了一愣,不过片刻后,他便伸着懒腰长长打了个呵欠,“啊——一定还是在做梦,我继续睡吧。”

洞内的火焰在这时亮了,伴着“嘭嘭”几声,刹那撕裂黑暗,惊得小松睁大了眼,左右一看。

尚在懵逼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真是的,小松哥哥你也太悠闲了,这次我们可是出大事了啊。”

那声音似乎是从远处传来,又似乎是在脑中响起,回声阵阵。但小松此时已顾不得这些,在听见那熟悉声音的一刻,眼中便透出欣喜的光,“Totti!?你在哪里?现在是怎么回事?”

“啊啊,原来你还没有搞清状况啊,还记得昨天轻松哥哥带回来的游戏吗?”

小松看着上方想了想,“啊,是他说看见很多人排队就顺便买回来的那个东西吗?”

“没错,就是那个,现在我们都被吸进游戏里来了!”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昨天和轻松哥哥在玩啊!讨厌,为什么你这么不靠谱的人会是长男,总觉得未来堪忧呢。”

“……Totti,你这么说哥哥我很受伤哦,已经快哭出来了哦。”

小松露出委屈的神情,不过椴松也看不见就是了。

“好了,先别装可怜,现在有个问题,只有我们两人保存着现实世界的记忆,得赶快找到其他人,唤醒他们的记忆,一起回去才行。”

“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有记忆?而且为什么你知道得这么多?”小松已经听得云里雾里。

椴松顿了顿,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一般。过了片刻,他才慢慢说,“因为只有我们两人的设定是超常的生物,你是龙,而我是天使,其他四人都与游戏中的人设混为一体,拥有的是游戏人物的记忆,现在全部都得靠我们了,小松哥哥。”

“好吧,不过我还有问题……”

小松还想说话,椴松的话语突然变得焦急起来,蓦地打断了他,“小松哥哥!等一下……我……你……去找……”

后面的话如同被什么干扰一般,变得断断续续,最终椴松的声音越来越小,再没有任何存在迹象。

洞穴里安静得只有火焰燃烧的噼啪声,小松呆愣愣站在原地,只觉信息量太大,一时间脑容内存不够了。

椴松最后究竟想说什么?自己该怎么找到其他人?这个游戏是个怎样的世界?大家要如何回到原本的世界?这些问题的答案在椴松失联后都无从解答,恐怕只能由自己慢慢探索了。

试着挥了挥背上双翅,小松在摔了几次后,终于能掌握平衡,在洞中飞了起来。

飞出洞穴口,他才发现自己身处之地是一片火山之巅,通红的岩浆将地表撕裂为无数碎块,仿若河水般在大地间流淌翻涌,枯萎树木四下耸立,像是一只只伸向天空的手指。

而熔岩蒸腾的热气腾空而上,扭曲了空气,让世界犹如浸泡水中一般微微晃动。

或许因为是龙的身躯,小松在惊讶之余,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他在岩浆上空飞动着,好奇地四处打量,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嗯,哥哥我一定是boss般的存在,那总该有一两个必杀技什么的吧。”

说着,他酝酿了一下情绪,一道火焰从口中吐出,“沙”一声烧掉了一棵本来就干枯无比的树。

小松忍不住捂了捂嘴,“诶?原来我这么厉害?下次喷火时得注意下力度才行。”

说罢,他挥动翅膀飞下火山,便见山下盘绕着绿茵茵的森林,河流好似银龙般穿林而过,再远一些,就是人类的城市了。

在空中俯视着飞翔,小松经过了港口、集市、内陆城市,看着一座座城中人声鼎沸,最终向着高耸城堡的王都飞去。

雪白的粉墙组成的城堡中,一个个卫兵铠甲银亮,手执长矛,穿着华丽的贵族进进出出,用优雅的语气不徐不疾说着熟悉的语言。

停停飞飞游荡了几天,小松虽然没有飞遍整个世界,却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不止一个人类王国,并且每个人都拥有魔力,只是大部分人魔力小得不足以使用魔法。

“说起来,这个游戏世界也挺有趣的嘛,在找人之前,我要先好好了解一下啊。”

趴在一棵树的枝干上,小松轻轻摇晃着垂下的双脚,两眼半眯,用几分玩味几分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城镇中来来往往的居民,脸上的笑容带了几分恶劣的戏谑意味。

果然没多久,便有人喊了起来,“喂!你们看树上有什么东西啊!”

路上居民纷纷侧目,小松震翅一挥,飞离树梢,便如一阵风般从人群间划过。

而后,城镇中爆出了阵阵惊叫,“啊啊,我的衣角被烧着了!”“哎?铺子里的梨为什么少了这么多?”“是哪个该死的小鬼在我家门上乱涂了东西?!”“哇啊,我火腿突然不见了!”

看着镇上一片混乱,藏在树冠中一手啃梨一手吃火腿的小松已经笑得前仰后合,发现了做一条飞得极快的龙是多么愉悦的事。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目光却被来到街上的一队骑士吸引了去。

那队骑士共有五人,皆身着整洁银亮的铠甲,铠甲上绘着繁复图案,腰上挂着一柄长剑,每走一步都因着骑士的金属战靴发出清脆响声。

不过吸引他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因为这五个人中,有一个人明显是他正打算寻找的弟弟之一,松野空松。

咬着梨的嘴一顿,小松盯着空松的眼已开始透出兴奋的光。说起来,空松虽然穿着与其他人同样的铠甲,腿部露出的浅蓝裤子却略显闪亮,看来品味与原来没有什么差别。

这么想时,小松听见住民们正向骑士述说刚才被魔物侵扰,城里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并有人声称目击到那是一条幼龙。

什么幼龙,哥哥我只是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成熟到可以做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哦!

小松在心里默默吐槽,便见空松捂了捂心口,用优雅的姿势向村民微微躬身,“诸位放心,魔物一事我的小队定会解决,各位只要享受属于你们的Wonderful life就好。”

呜哇,就算失去了记忆,空松也还是一样的痛啊。

小松想完这句话时,空松已经带着他的队员离开了街道,他急忙沿着居民看不见的路径跟上,飞越了大半个城市。

然后他发现,空松似乎是皇家骑士团一支小分队的队长,而经过适才的交谈,他已和其他四名队员分散在城中,开始寻找居民口中的“幼龙”。

见落单的空松离开街道,走进了城边的树林,藏在树叶间的小松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顽劣的笑。

——我可是长男啊,和弟弟重逢当然要选一个特别的出场方式。

这么想着,他蓦然扇动翅膀,刮起的风卷得树叶漫天飞舞,洋洋洒洒如大雨骤落,密密萦绕在空松身边,几乎将他罩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风扑面而过,空松听着树叶飘动的哗哗声,下意识闭了闭眼,顿了几秒,才缓缓睁开。

而这一瞬映入眼中的,便是点缀着落叶的青空下,一张与自己相同的面容两眼弯弯、揉着鼻子笑逐颜开,正用活泼又温暖的声音向自己说话的景象。

“呐,骑士大人,还记得我吗?”

空松一时愣住了,心中划过一阵微妙之情,此时此刻印在眼底的,即便在他恢复记忆后,亦是永生难忘的画面。

见对方一瞬失神,小松不禁飞了上前,扬起双手“啪”的在空松双颊轻轻一拍。

“哇啊啊!”空松吓得往后一退,心里那阵悸动尚未退却,慌乱之下伸手拔剑想要掩饰无法控制的情绪,“你、你就是刚才在城里捣乱的龙吧!”

这声质问毫无敌意,小松在空中转了个圈哈哈笑起来,“空松,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底气了?是不是被我特别的出场打动了啊?”

“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听见小松的话,空松按着剑柄的手一顿。

“因为我是你的哥哥啊。”小松笑嘻嘻回答。

“呼,皇家骑士团的分队队长怎会有一只龙做哥哥,这个joke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呢。”空松这会儿回过了神,说话比起方才有力了不少。

“那你怎么解释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呢?”小松缓缓从空中落下,站在空松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表情简直堪称纯真无辜。

“唔,这一定是巧合,是安塔莉亚女神所安排的美丽巧合。”

“诶?那你要抓我回去吗?”小松马上拉下眼角,露出委屈之色。

空松凝视着眼前的龙,那展开的深红双翼微微挥动,穿着红衣的身体逆着太阳,几乎将所有光芒凝聚其上,胸前垂下的锁链也闪烁着一抹银光,不论怎么看,都与黑暗邪恶这样的词没有一点儿关系。

尤其回忆起睁眼所见的那个笑容时,空松胸中便有种奇妙的感情满了上来,内中还夹杂着一些熟悉的温馨感,更让他无法对小松下手。

于是他心软了,“你下次还会不会在城里捣乱了?”

“不会不会,我保证以后乖乖做龙,骑士大人。”小松双手合十,偷眼看了看空松,见对方紧绷的面容渐渐舒缓,便嬉皮笑脸扯开一个笑容,“呐,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要去通知我的队员不用再找你了啊。”空松理所当然地说。

“那我在这里等你,你回来陪陪我好不好?哥哥我一个人好寂寞啊。”小松扇动翅膀,围着空松绕了一圈。

空松摸着下巴,用耍帅的语气道:“哼,那可真是抱歉了,待会儿我要练习重要的剑术,不会再来了。”

“诶?剑术什么的我也可以帮你练习啊。”小松看他要走,一把攥住他的蓝色披风,“你练剑是为了对付魔物吧,所以说为什么不找一条龙作为对手练习呢?”

“好吧。”这句话瞬间便说服了本来就对小松抱有好感的空松,他想了一想便点头应下,转身在小松的目送下离开树林。

在踏出树林的最后一步即将迈出时,空松忽然回过了头,“龙,你叫什么名字?”

“小松。”小松笑眯眯的看着他。

“是吗?和我的名字还真像呢。”

说完这句话,空松便消失在了树林外。

“所以我才说是你的哥哥啊,没有记忆什么的真是讨厌,啊啊,在哪里可以找回空松的记忆啊?”小松充满失落,往地上一趟,百无聊赖地滚了几圈。

白云如絮,自蓝天上流过,小松盯着不断变幻的天空,感觉阳光打上自己身体,缓缓从腿部移动到了胸口,便知道已过了很久。

可是等待的空松还是没有出现。

心里有些酸胀感,小松突然觉得空松不会来了。

但他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就算今天不来,空松总有一天会再路过这片树林,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弟,不论等待多久,都不能轻易放弃。

所以当听见踏着草叶走来的沙沙脚步声时,小松表情一变,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欣喜地投去目光。视野中,一身银甲迎光闪耀的空松正扶着剑柄,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空松~我等了好久,还以为你不来了。”小松高兴得尾巴轻轻一甩,向空松扑翅飞来。

“因为回了一趟王宫聆听陛下的吩咐,多花了些时间。安心吧,小松,骑士的誓言是比钢铁还要坚不可摧的东西。”空松用很痛的语气回答。

小松揉了揉空松的脑袋,“嗯,我就知道空松你不会食言啊,不愧是我可爱的弟弟。”

头发被揉得略微凌乱,空松却没有阻止小松,只因这种感觉让他无比怀念,但想要回忆时,脑海中唯有混沌一片,什么都无法记起。

所以他暂时放弃了回忆,拔出长剑先练习剑术,而后他便发现,这只炎龙比起人类动作敏捷了许多,并且经常会使出出其不意的攻击,两个小时的训练比起原来任何一次都受益更多。

于是在离开时,空松问道:“呐,明天你还会来吗?”

“当然了,只要你想见我,不论多远哥哥都会来的。”小松想也不想便回答。

空松原本有些紧张的表情一瞬松了下来,似乎因为小松的回答相当开心,“那明天下午我在这里等你,准时赴约哦,红龙。”

“好啊,你也一样,骑士大人。”小松冲空松挥了挥手,目送他向林外走去。

走到树林边时,空松回过头,却见本以为已经离去的小松正趴在地上,双手托腮笑嘻嘻看着这里,就仿佛是要以视线守护着自己远去一般。

那么温暖,那么可靠,却又熟悉得像是每一天都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空松心中没来由的感动,向小松露出一个帅气笑容,并着食指与中指在额边一划,一扬披风,仰首阔步走出了树林。

“呜哇,真是好痛呢。”小松噗嗤一笑,把头埋在了草地里。

 

从那天之后,每天下午小松都会从巢穴飞来这片树林,等着空松出现,然后两人一起度过下午时光,有时是一起练剑,有时一起练习魔法,有时则只是并肩躺在草地上,看天上云卷云舒。

即便是没有恢复记忆,小松和空松的相处与原来也没有太大区别。在小松发现空松使用魔法非得摸出个金色竖琴弹上一曲后,忍不住嘲笑了他半天,然而最终空松仍是执意“要用最优美的方式让水之精灵舞动”。

水之精灵?还真是和自己的火焰相对应啊,不愧是和我最接近的次男呢。

想着这句话时,小松躺在炎龙洞穴中,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或许是因为只找到了空松一个人,小松现在每天最期盼的事就是去到树林和他见面,若不是龙大摇大摆住进城堡会引来反对,他一早就窝进空松家里去了。

“只要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就能去找空松了,真是想想就开心啊。”

小松默默想着,在地上翻了个身,找了块平整的地方闭上眼,直到刚才都还轻轻晃动的尾巴与翅膀也平静下来。

不过他还未睡着,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便突然传来,“炎龙菲尔欧斯塔,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这声音和之前椴松传来讯息时一样,似是自远方而来,又似是在脑中响起。小松听见这熟悉的传达方式,急忙从地上翻身爬起,仰头看着洞顶,就仿佛透过斑驳岩石便能看见说话的人般,“诶?炎龙?是在说我吗?”

“没错,不论你的灵魂是从何处而来,炎龙的名字皆称为菲尔欧斯塔。现在要请你来到极北冰地,一个自称是你弟弟的天使在这里留下了点东西。”

那声音说话时带着重重吐息和回音,仿佛是从巨大的胸腔中共鸣而出,小松听见此事与椴松有关,不禁稍稍认真起来,“可以是可以,但你是谁啊?我在北地的哪儿找你?”

“老朋友,替换了灵魂连我也听不出了么?我是你的同族,冰龙尼艾诺,来冰龙巢穴找我吧,相信属于炎龙的记忆中还残留着我的住所。”

冰龙不徐不疾地说完,便断了话音,任小松怎么喊都再不回答。小松泄气地叹了一下,往地上一坐,“至少说个再见再挂电话啊,真是没有礼貌。”

不过如果要去极北冰地,小松还是得先给空松提前一说。于是第二天,小松来到树林,等来空松后便扇动翅膀迎了上去,“空松,哥哥我这几天要去极北冰地,不能来找你了。”

空松仰首看着飞在天上的炎龙,有些惊讶,“诶?那不是很远吗?”

“对于我来说不远啦,别忘了哥哥我可是龙哦。”小松得意地扇了扇翅膀,揉着鼻子咧嘴一笑,露出了小巧的獠牙。

“好了,因为那里有关于我们的重要线索,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了,这几天可不要太想我哦。”

向空松当面道了别,小松终于可以安心离开。但当他挥动双翼向天空飞去时,手却被空松“啪”的拉住了。

“怎么了?”小松扭过头,看着下方伸手握着自己的空松,便见空松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内中还夹杂了几分不舍。

“小松。”由于并未恢复记忆,空松不知道小松究竟在查找什么,只是心中涌上浓浓的关切与依恋。但舍不得这类的话实在有些说不出口,于是他嘴角一翘,用闪亮的笑容掩饰了内心,“早点回来,你的骑士会在这里等候。”

“呜哇,临走还这么痛。”小松捂着肋骨笑起来。

这时,空松却拉过他捂肋骨的手,让他往下降了一下,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看着空松的脸突然放大,小松心里咯噔一下,正疑惑间,便感觉空松的手从脸侧划过,似乎是给自己戴上了什么东西。

垂首一看,他的脖子上已挂上了一枚闪亮的银色圆形吊坠,上面刻着繁复花纹,看起来挺有空松的痛风格。

“这是什么?”小松拿起坠子,问道。

“这是我在圣堂制作的护身链,受过圣水的洗礼,上面有安塔莉亚女神的庇护,据说有驱魔作用。”空松认真的说。

小松不由失笑,“驱魔什么的,我自己就是魔物啊,笨蛋空松。”

“No,no,我所说的驱魔是指精神上的邪恶,并不是你啊。安塔莉亚女神是这片大陆都信仰的神明,你也是属于大陆的生灵,她自然会给你庇佑的。”

“诶?不过这是你的坠子,给我真的好吗?”小松提着吊坠甩了甩,眯眼用揶揄的语气道。

“本来就是为你做的啊,这上面也有我对你的祝福哦。”空松说着,以食指中指勾住坠子,连着小松握着吊坠的手一起拉到面前,在银坠上落下一吻,又抬首向小松展颜一笑。

手指感觉到银坠轻轻压下的触感,眼中倒影着空松柔和的目光,小松一瞬脸涨得通红,心跳没来由的快了起来。

等一下,原来空松有这么帅的吗?有这么会撩人的吗?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过?

把银链从空松手中抽出,小松急急忙忙飞上天空,冲空松挥了挥手便消失在远方,没有多说一句话。

……在弟弟面前脸红成这样,简直是太丢脸了。

耷拉着眼皮,小松脑子盘旋的全是刚才空松的样子,浑浑噩噩向北面飞了好一段距离,才慢慢回神,加快了速度。

作为龙而言,即便很长时间不进食也不会对身体机能有所影响。于是小松用很快的速度飞到了极北冰地,便看到漫天冰雪扑面而来,一座座冰山拔地而起,就连偶尔出现的水面也被冻成了大片冰原。

透过风雪向下方张望,小松努力搜寻着冰龙的巢穴。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十分单薄,却并未感到一丝寒冷,只是因为雪花阻挡了视野,有些看不清地面的景象。

不过,依据冰龙所言,自己脑中应该还残留着炎龙的回忆,小松眯着眼仔细把四周打量了一遍,直觉告诉他,应该往远处最高的雪山而去。

“啊啊,什么炎龙的回忆,半点都想不起来嘛。”小松抓了抓头发,先依着直觉往雪山飞去,愈发靠近后,靠近山巅处一个被冰雪冻结了一半的洞穴渐渐映入了眼帘。

那洞口与自己居住的巢穴有几分相似,小松猜想所找的地方应该就是此处,便收了翅膀落在洞口,掸了掸身上雪花,一步步走进洞穴,在覆满白雪的地面留下了一串深深足印。

洞内黑黢黢不见五指,小松展开掌心,点燃一团火焰照明,左右巡视一番,用试探的声音道:“呦,老朋友,你在这里吗?炎龙我来了哦。”

一声巨大的鼻息突然响起,伴随着寒气从身侧吹来,小松一个激灵,终于有了寒冷的感觉,急忙转身面向来风处。

昏暗中,一个庞大身影正缓缓挪动,而后一双金色眼眸出现在视野中。冰龙尼艾诺探首靠近了小松,脸部的龙甲在火焰下微微泛光,阵阵寒气自半开的嘴中流泻而出。

“菲尔欧斯塔,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冰龙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红色小龙,用带了回音的低沉嗓音问道。

“嘛,我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灵魂啊,这本来就是我的样子,现在叫我小松就好啦,那么长的名字我自己都记不住。”小松盘腿在冰龙面前一坐,揉着鼻子笑起来,仿佛和这条龙真的是相识多年的老友,没有丝毫不自在。

“是吗,果然那只天使所说的都是事实。”尼艾诺顿了顿,“不过,炎龙的力量还是寄宿在你的体内,如果你释放所有魔力,一定能恢复龙的身体。”

“哇,那岂不是会很大,就像你一样?”小松听得瞠目,无法想象自己变成炎龙会有多么夸张。

“情况究竟如何,要你亲自试过才知道了。”

“那我还是暂时不要试了。”小松忙笑着糊弄过去,“对了,我弟弟在你这儿留下了什么?”

冰龙听罢低低一啸,一枚闪亮的蓝色晶体突然出现在空中,向小松面前落下。

小松急忙探手接住,看着那呈现六边形的蓝色晶体,疑惑地道:“这个就是我弟弟留下的东西?”

“正是,天使让我转告你,这是属于你另一个弟弟的记忆,他手中本来有所有兄弟的记忆,已找到了一个将记忆交付,但在寻找其他人时,有两个晶体被人夺走了,他来将这个交给我时已是伤痕累累,说完话便离开了。”

“诶?Totti受伤了?”小松诧异地看着冰龙,握紧了手中晶体,“呐,尼艾诺,你之前是怎么联系到我的,能联系到那只天使吗?”

“老朋友,这你也遗忘了吗?龙族之间可以通过心灵感应相互联络,但与其他种族并不能取得联络。”

小松惊讶了,“可是,Totti之前用与你同样的方式联系过我。”

“那一定是他身边还有其他龙族,通过其他龙与你取得了联系。”冰龙斩钉截铁地道。

小松突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就算是奇迹的笨蛋,始终也没能脱离笨蛋范畴,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一脸懵逼。

不过不论怎样,自己手中的应该是属于空松的回忆,只要先把这个交给空松,就能一起想办法了。

“没办法啊,我的弟弟们一直都比我聪明嘛,我还是先回去吧,尼艾诺,多谢你拉。”小松拍了拍冰龙的头颅,笑嘻嘻冲他挥了挥手,便走向洞口。

“再会,老朋友。”冰龙低低应罢,伴着巨响退回黑暗之中。

收好空松的记忆,小松展翅一纵,便飞入风雪之中,向着空松所在的洛斯塔尔斯人类王国飞去。

两天后,小松便回到了洛斯塔尔斯王国,他甚至没有回自己的巢穴,便急急飞往与空松约定相见的树林,想要在第一时间将记忆还给空松。

“空松,你在吗?”收了双翼,小松降下身体落在地面,语中不知不觉带了几分兴奋。

四周没有任何回音,安静得连一声鸟鸣都没有,强烈的违和感袭上心头,小松突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就在他展开翅膀打算起飞时,四面八方“嗖嗖”飞出十几根绳索,交织为一个大网,从他头顶直直盖下。

小松寻不到空隙飞出,一瞬间,手脚都被绳索禁锢,猛地扑倒在地,又被大网覆盖,再不能动弹。

地面的震动伴着脚步声传来,小松抬起头时,已经被身着铠甲的骑士团包围。

下一刻,骑士团报告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伊诺斯团长,毁掉港湾城市的龙已经捉到了。”

闻言,一名高大男子步履沉稳,自骑士间走出。他身上的铠甲花纹与别人皆不相同,腰间利剑看起来也更为精致,似乎便是刚才大家口中所称的团长。

“锵”的拔出佩剑,团长高扬长剑向小松走来。小松咬牙注视着他,想要向后退开,却根本无法移动。

就在他打算吐出火焰时,一个熟悉的嗓音却传入耳中,“团长,这只龙就交给我来处决吧。”

小松惊愕地瞪大眼,看着空松从骑士团中走出,一脸的肃然沉静,就仿佛根本不认识自己一般。

伊诺斯团长向空松略一点头,似是首肯了他的话语,向后退了些许。空松向小松步步靠近,蓦然抽出雪亮长剑,眼底的冷冽让小松感到彻骨的寒意。

而后,锋利的剑刃高举在了他的头顶,映射着一抹绚丽的阳光。

小松忽然觉得眼睛十分干涩,利刃反射的光芒落进他的眼中,又带着银弧狠狠劈来,一瞬间,几欲令他潸然泪下。

厉风自耳畔划过,小松不由闭紧双眼。然而“嗤嗤”几声过后,料想中的疼痛并未传来,传来的只有空松焦急而关切的声音,“小松!快逃!”

惊魂未定地爬起身,小松发现身上的绳索已被全部斩断,空松则将自己护在身后,双手执剑面对庞大骑士团,蓝色披风猎猎飞扬,双脚坚如磐石,就仿佛是一堵屹立不倒的高墙,稳稳端立前方。

而他的眼中灌满决绝之色,坚定得如同一座高山,轰然撼于小松心底,让小松不由看得刹那出神。

——这个笨蛋,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帅气的啊?

揉了揉眼角渗出的泪水,小松一边默默说着,一边直直站起。

“呐,空松,哥哥可不是需要你保护的弱者,敌人什么的,就由我们来一起面对吧。”

—TBC—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