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136组】小松哥哥失眠了

原来写的小短文,心血来潮发上来~

备注:

1、主136,kara打酱油,亲情向,欢脱向

2、假定大家都找到了工作

3、剧情有来自白熊咖啡的声优梗

————————————————————

小松哥哥失眠了


吱呀一声,松野家的大门被推开,小松提着袋子走进玄关,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

看了看表,现在下午四点,家里的其他兄弟应该都还没下班吧。小松这么想着,懒洋洋地说了句“我回来了”,刚换好鞋,就听见椴松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啊,小松哥哥,欢迎回来。”

随着这声音,椴松也踩着地板咚咚咚跑到玄关,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小松,抿着猫咪嘴,看起来十分可爱。

“诶?Totti?你不是上班吗?怎么会在家?”小松顿时吃了一惊。

“呀,今天下午没什么事,我和上司关系还不错,就扯了个理由拜托他放我先回来了。”椴松吐了吐舌头,一脸机灵。

“又耍小聪明啊,这样下去可是会被上司讨厌的哦。”小松搭着椴松的肩膀,嘿嘿笑着调侃道。

“才不会呢,我一向很注意察言观色的。”椴松自信满满地一眨眼,忽的拉开了小松手里的袋子,“小松哥哥,这是今天买的菜?”

“啊啊,是啊,下班早就顺便买了。”小松仰着头长长叹出一口气,一脸不情愿。

跟着小松进了厨房,椴松见小松把菜一样样拿出期间一直在打呵欠,不禁问:“小松哥哥,你很困吗?”

“嗯……我这几天晚上一直失眠,不知道为什么。”小松拖长了音调,比平时显得更加懒散。

“这么严重?我听说睡前喝牛奶有助睡眠,晚上你喝一杯再睡吧。”椴松惊讶之余,给小松提了一个建议。

不过这个提议却给椴松造成想也想不到的后果。入夜,小松喝了牛奶后依旧毫无睡意,在兄弟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中,瞪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就连窗外飞过几只乌鸦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扭头看了看抿着猫唇睡得一脸纯良无辜的椴松,小松沉默了几秒,咧嘴狡猾一笑,伸出食指突然戳在他腰上。

椴松一个激灵,眼一睁咻的扭头盯着小松,一脸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表情,显然还没从梦里回过神来。

“呐,Totti,喝牛奶根本不管用嘛,哥哥我还是睡不着啊,作为补偿,陪我聊聊天吧。”

“哈?”椴松整个人都懵逼了。

“所以说,陪哥哥我聊聊天……”

“聊毛线!你刚刚可是把我从梦里硬生生戳醒了啊!这么对你的末弟你就没有点负罪感吗!”椴松压低了声音,不过情绪还是因为吵醒而相当激动。

“没有。”小松答得一脸义正词严。

椴松顿时欲哭无泪,眼珠转了转,忽然望向睡在小松另一边的轻松,“小松哥哥,轻松哥哥明天不上班,让他陪你聊聊吧。”

“Totti,你也是公司的,明天周末也不上班啦。”小松笑嘻嘻地说着,无视了椴松脑门上渐渐跳起的青筋。

“不过,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小松摸着下巴认真地点了点头,转身手指一扬,轻松的腰间也光荣中招。椴松见状急忙把自己整个塞进被子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而后轻松黑着脸睁开了眼睛,撇着嘴满脸戾气,“小松哥哥,你在干什么?”

所谓无知者无畏,奇迹般的笨蛋松野小松面对这般危险气息,却是不动声色,反而右眼一眨,嘿嘿笑着一指轻松,“轻~松~猜猜现在几点了,猜中奖励哥哥香吻一枚哦。”

“啪”的一响,小松脑袋上多了一个包。

“诶……这个人居然对哥哥动手啊。”小松揉着脑袋委屈地看着轻松,奈何对方只留给他一个裹着被子的背影。

第二天清晨,小松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挂着黑眼圈吃着早饭,而桌边同样挂着黑眼圈呵欠连天的,还有轻松和椴松。

等吃完早饭,小松、一松和十四松都去上了班,轻松和椴松一人拿着《如何与自意识相处》这本书,一人拿着搭配衣服的杂志,在桌边看了一会便如小鸡啄米似的打起瞌睡。

“怎么了,brother,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啊。”空松拿着镜子路过,见这两人歪歪扭扭靠着桌子睡得天昏地暗,忍不住说。

“啊,空松哥哥。”椴松抬起头揉了揉眼睛,“都怪昨天晚上小松哥哥把我吵醒了,今天感觉困得不行。”

“你也被吵醒了吗?真是的,那个笨蛋长男到底在想什么。”轻松全然不知椴松正是教唆小松弄醒他的罪魁祸首。

“小松做了什么把你们吵醒了?我睡的那边完全没有感觉到。”空松也在桌边坐了下来,好奇道。

“小松哥哥失眠了,所以想尽办法也要拖我们下水!”椴松无奈地说完,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看向空松,“空松哥哥,你有什么帮助睡眠的方法没有?”

“哼……”空松摸着下巴做深沉状,“帮助睡眠的方法,自然是难不倒我的。”

于是晚上睡觉前,小松被空松塞了一个枕头以及一个MP3。

“诶?这是什么?”小松捏了捏枕头,又晃了晃MP3,用充满疑问的眼神看向空松。

“决明子荞麦睡眠枕和摇篮曲,是我专门为了治疗你的失眠准备的哦,brother,从心底深处感受我的爱意吧!”空松夸张地摊开手,用演剧般的腔调说。

“哎呀,不愧是次男啊,真是太感谢啦!”虽然痛得肋骨又要断掉,小松为了治好失眠还是开心地接受了。

熄灯后,小松便换了新枕头,舒舒服服睡下,打开MP3把耳机塞进耳朵里。

耳机中飘来一阵悠扬音乐,小松正心情愉悦地吸了口气,就听见空松的歌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然后他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憋死在床上。

好痛好痛好痛……这瞬间,小松感觉自己不仅是肋骨遭到了袭击,全身骨头都快碎成粉末。不过这感觉稍纵即逝,下一秒空松拿捏得时高时低的唱腔就莫名透出一种喜感,让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着曲子进行,小松已经快要笑出腹肌,整个人弯成一团捂着肚子,笑得被子抖得如同地震时的小平房。

这震感顺着紧靠的被褥传递,轻松和椴松登时觉得自己跟坐在小马达上似的,被抖得濒临爆发。终于,二人忍无可忍,同时转身面向小松,“小松哥哥!你到底在笑什么!”

小松从被子里探出脑袋,笑得泪花直转,指了指MP3,抽了几口气才说清楚话,“因为、因为空松的摇篮曲实在是太有趣了!”

轻松脸一黑,一把抢过耳机扔在一边,“真是够了!实在不行你就数羊试试看!”

“对啊,小松哥哥,数着羊比较容易睡着,求求你了,赶快睡觉吧!”椴松两手合十在前,闪着星星眼好言相劝。

“唔,也是,我再试试能不能睡着。”小松幽幽叹了口气,乖乖拉上被子闭了眼睛。

轻松和椴松才松口气般地睡下,困意席卷,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小松盯着天花板数着羊,嘴唇无声蠕动,却依旧没有丝毫睡意,只听到时钟走动的声音嘀嗒嘀嗒回响,像是敲在心头一般。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三十分钟过去……

“糟糕!轻松,Totti,我忘记数到第几只羊了!”

轻松和椴松蹭的跳起,一人一边攥住小松衣服,毫不犹豫扔出门外,“砰”的砸上了门。

第二天小松下班一进门,便看到轻松和椴松守在门边,用如临大敌般的眼神看着他,两人都挂着黑眼圈。

“哎呀,你们两个是专门来迎接我的吗?哥哥真是好开心!”小松把鞋子一甩,笑嘻嘻一蹦,便扑了上前。

然后他被两个弟弟一人拽住一只手,拖麻袋般的一路拖进了客厅。

“诶诶诶?你们的心意我很高兴,但是对哥哥温柔点好不好!”

被扔在客厅地板上,小松委屈地揉着脑袋爬起,就见轻松和椴松正襟危坐,用十分严肃的眼神望着自己,“小松哥哥,我们觉得,关于你失眠的事情,是时候摆上日程认真讨论一下了。”

“我也想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每天头昏呼呼的,很难受啊。”小松趴在桌上,拖长了声音喊道。

“我想了想,听听节奏缓慢的音乐如何?”椴松拿出手机点出一首古典钢琴曲,把声音调到最大放在桌上,“比如这种。”

沉静柔缓的乐声在房中荡开,客厅忽然如换了个空间般,变得幽静温暖。小松盯着手机默默听了五六分钟,正想说听着身心还挺愉悦,不过节奏实在太慢,一抬头就见轻松和椴松头靠在一起已经睡了过去,。

“唉……”小松无奈叹气,已经变成了一松一般的死鱼眼,来到二人身后,抓住他们肩膀使劲摇醒,“起来起来,你们睡着了是怎么回事?”

轻松和椴松这才打着呵欠醒过来,椴松懊恼地趴在桌上,抱着脑袋揉了揉,“真是的,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帮助睡眠的办法了,怎么办啊?”

轻松环着手想了想,“嗯,我觉得这个事情,得从源头上解决,小松哥哥是因为什么才会失眠吧。”

“诶?因为什么?”小松在轻松旁边坐下,好奇地盯着他,椴松也扭头看向了他。

“那个啊,小松哥哥会不会是潜意识中太看重自己作为长男的责任,总是在考虑我们的事情才会失眠?但是这样是不行的啊,就算你是长男,也并不意味着你要把事情全部揽到自己身上,你该做到张弛有度,人生就该追求一种平衡嘛。”轻松一本正经地说。

“……轻松哥哥,话是这么说,但我没觉得小松哥哥把什么都揽到身上了啊,前几天他还把买菜的事情甩给了我……”椴松说着有些不满地看向小松,“说到买菜……啊咧?小松哥哥?”

这一刻,椴松惊奇地发现小松歪歪扭扭靠着桌子,一手撑着脸颊,已经睡得天昏地暗。

“小松哥哥?”椴松爬过去戳了戳小松,看着小松吹出的鼻涕泡“啪”的破裂,懒懒散散地醒了过来。

“诶?我睡着了?刚刚我居然在1分钟不到之内就睡着了?”听完轻松和椴松的叙述,小松惊奇道。

而后他像发现什么般的一拍桌子,揉着鼻子嘿嘿笑起来,“呀,轻松,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情了。”

夜晚,小松钻进被子,看了看睡在两边的椴松和轻松,拿出MP3轻轻笑了笑,把耳机塞进了耳中。

过了几秒,耳机中传来了轻松念书般说教的声音,“松野轻松规划人生的一百种方法,第一,要学会赞美自己,第二,不要轻易责备自己,第三,今天的事今天就要完成……”

1分钟以后,小松已经睡死过去。

第二天清晨,松野家六胞胎如往常一样围在餐桌边吃早餐,碗筷碰撞的声音在房内此起彼伏回响。

在小松说了“酱油”后,轻松便将面前的酱油瓶递去,假装随便一问地开了口,“呐,小松哥哥,昨天我给你录的金玉良言里,你印象最深的是哪条?”

“呃……”小松像是面试时遇见了大难题般地一顿,揉着本来就乱得如茅草堆般的头发,看着天花板纠结地想了想,“好像是轻松的人生的一百种什么那条……”

轻松顿时明白昨天小松叫自己录音的目的,脸一黑,一把将酱油抢了回来,“喂,你只是拿我的金玉良言当催眠曲了吧!”

“对啊,效果拔群!”小松竖起大拇指,笑嘻嘻一眨右眼,“轻松你太适合催眠了,那录音只听第一句就让人昏昏欲睡啊!”

轻松后背已是黑气腾腾,咻的站起,张牙舞爪向小松扑了过去。

“啊啊!小松哥哥!轻松哥哥!不要在早饭时候打架啊!”

“哇!加油加油!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十四松,嘘,不要跟着那两个笨蛋一起闹。”

“哼,朝阳沐浴下,看见brother们如此活跃,我也就放心了。”

“……空松哥哥你放心个鬼啊!快来帮我拦住他们!!”

于是松野家的早晨,依旧在一片欢乐(?)中拉开了序幕。

 

—END—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