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大莺】恋人变成了趴趴怎么办

前部分:恋人变成了趴趴怎么办?梗取自基友的变趴趴操作

后部分:某只绿毛鸟太皮请不要大意的惩罚(男朋友衬衫有,鸟肉有)

其实这真的不是为了车(正直脸

OOC先谢罪

————————————————————

1

大包平早晨醒来时感觉有些怪异,因为原本枕在自己颈窝边的莺丸不见了。

排除掉莺丸比自己早起这一万分之一都没有的可能性,大包平揉着凌乱红发爬起,左顾右看,房里一切陈列如故,连障子门关闭的角度都没有一丝改变。

于是他纳闷了,莺丸上哪儿去了?难不成变成小鸟飞走了?

这时,莺丸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包平!”

“喂你人呢?”大包平急忙掀了掀被褥,因为那声音像是盖了在什么东西里,闷闷的,音量也不大。

“错了!大包平,我在这里!”

大包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这声音是从自己睡衣里发出来的。

他默默低头,半信半疑地拉开睡袍领口,一个黑漆漆的小东西突然从里面跌了出来,在褥子上弹了一下,四仰八叉倒下。

而那竟然是一只椭圆形的小玩偶,有着一头毛茸茸莺色短发、一双上挑的莺色眼睛、一张笑眯眯抿起的小红唇以及和莺丸战服别无二致的滚圆躯体。

此刻,那小玩偶正奋力摆动短短四肢想要翻过身来,结局只是他背贴着褥子左扭右动平移了少许。

大包平严肃的盯了玩偶一阵,拉过被子果断睡下。

对,这一定是在做梦,再醒一次正常的莺丸肯定会出现在面前。

“大包平,你没在做梦!来帮帮我!”对大包平脑回路了如指掌的莺丸马上打断了他继续沉入美梦。

大包平一骨碌坐起,和莺丸趴趴面对面,“莺丸?”

“是我。”莺丸用一贯悠悠闲闲的语气说着,挥了挥短手,“来来,帮我翻个身。”

大包平愣了几秒,大脑终于完全处理了眼前信息,伸出手拿起莺趴趴翻了过来。

“顺带一提,大包平你的腹肌睡起来很舒服啊。”

大包平脸一黑,在圆滚滚身子上一捏,就见那莺色小眼睛渗出了几滴泪花。

 

2

大包平承认,莺丸其实并不像外表那么纯良,他的皮不同于鹤丸那般明目张胆众人皆知,而是明明看起来人畜无害,却总在猝不及防间暗戳戳来上那么几下,他本人甚至都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当然更恼人的是,莺丸皮的对象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而且还乐此不疲。

不过面对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用皮来解释了。于是大包平费解了,用手托着莺丸拿到面前,“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会又是故意逗我玩吧?”

“天地可鉴,绝对不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莺丸不明就里地摇头,却因为构造引得整个身子都在扭动,然后不小心滚下大包平手掌。

大包平突然理解了莺丸那种想笑憋不住的心情,噗一声笑了出来。

莺丸趴在褥子上,用一种吾儿叛逆伤透心的语气叹了一下,“大包平,你学坏了。”

因为今日被审神者安排了马当番,认真勤恳的本丸劳模大包平自然不会偷懒。但是把变成了趴趴的莺丸扔屋里他实在放心不下,干脆带着一起去了马厩。

刚进门,就见小云雀望月在栅栏后打着鼻息,三日月一边刷着他们的毛一边扭头看来,“真少有啊,你居然会迟到。”

大包平不爽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想不通审神者为什么总喜欢让他和这辈子都八字不过章的天五一块儿干活。

不过,他虽然不开心,莺丸看见茶友倒是挺快活地打起了招呼,“三日月,早上好。”

“哦?刚才似乎听到了莺丸的声音。”三日月左右看了看,找了半晌,才见一坨趴趴正在大包平肩上蹦跶,半圆形的小手还一个劲儿向自己摇晃。

三日月盯着他看了一秒,以飞快的速度接受了这个事实,从大包平肩上托起他笑得一脸慈祥,“这样很可爱啊,甚好甚好。”

大包平正惊讶三日月居然也不问问缘由,就瞧见三日月握住莺丸慢慢往自己脸上凑去,非常自然地蹭了一蹭。

“哈哈哈,莺丸你很软很舒服啊。”

一旁大包平表示非常不舒服,当着我的面蹭我同居人你很开心么!

于是他一把夺过莺丸,气呼呼放回肩上,开始给马准备饲料。

在塞了一桶胡萝卜和菜叶提到小云雀面前时,大包平自然而然地靠近了马头。两个巨大的马鼻孔当即出现在莺丸面前,滚烫鼻息喷出,吹得莺丸闭了闭眼睛,圆滚滚身子一个不注意,滑下大包平肩头,摔进一桶饲料里。

大包平一惊,急忙把莺丸从桶里捞出来,对三日月道:“我去把莺丸洗一洗!”

三日月目送他绝尘而去,哈哈笑了笑,“大包平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呐。”

 

3

抓着莺丸在水池里冲了半晌,大包平才刷干净了他身上的菜叶。莺丸被凉水激得小眼泪汪汪,圆圆身子抖个不停。

大包平顿时心疼,把他搂怀里回屋找出吹风机。打开开关,热风吹得莺丸眼睛都睁不住,刘海直往上飞,露出趴趴那鸡蛋似的额头。他干脆一个劲往大包平怀里钻,想要把脸藏起来。

“别躲别躲,马上就干了。”大包平没想到有一天能瞧见莺丸这副模样,嘴角忍不住翘起,又使劲把笑憋了回去。

吹干了莺丸,大包平一边收着吹风,一边听莺丸道:“大包平,你听说过睡美人的故事吗?”

“当然听过,那不就是审神者当做人类童话启蒙书列为刀剑男士必读精品之一的故事么。”大包平粗声粗气道,似乎不怎么喜欢童话。

“那你记得王子是怎么把公主叫醒的吗?”莺丸眨巴着眼继续暗示。

“吻了一下——等等!”大包平终于get到莺丸的点,直勾勾盯着他,不可置信地眯起了眼,“你、你要我……”

“大包平呀,说不定我也是受到了诅咒,只有比天五还厉害的刀刀吻一下才能解除呢。”莺丸慢悠悠说着,用非常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这不可能!

大包平心里虽然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否决了,但又不禁暗自嘀咕,连莺丸变成趴趴这种不可思议的事都发生了,说不准吻一下真有效呢?

于是他捧起莺丸趴趴圆嘟嘟的身体,看了看门外没人经过,才凑近面前,在那张红红小嘴上啾了一下。

一分钟过去了……

大包平抓住他又啾了几下。

十分钟过去了……

莺丸还是一团趴趴在他掌心,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小圆脸上的腮红更加明显,嘴唇愉悦的抿成了弯月。

“你骗我!根本没用!”大包平知道自己又被涮了,怒火中烧,揪着莺丸趴趴滚圆身体揉搓起来。

“大包平住手!好痒!”

闹腾了好一阵,二人也没想出什么解决办法。大包平把莺丸搁在地板上,看他奋力摆动短手短脚,想爬上自己盘坐的腿,“你仔细想想,你昨天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会变成这样?”

莺丸好不容易竖起身子扒在大包平腿上,却在中途一个骨碌翻下去,跟只壳着地的乌龟一般四脚朝天,使劲晃动四肢,“我只喝了茶,吃了茶点,别的都跟大家一样在厨房吃的。”

大包平正撑着下巴思索,莺丸突然停止了扭动,“对了,我昨天去药研屋里,他给了我一杯味道很奇怪的茶喝。”

“什么?!那根本就不是茶吧!”

大包平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罪魁祸首肯定是药研,一把捞起莺丸塞进口袋,冲向粟田口屋。

 

4

见大包平气势汹汹而来,一期一振保持着“敢动我弟我就灭了你”的笑容,挡在药研面前,“大包平殿,风风火火到此,有何贵干?”

大包平从口袋里掏出莺丸,透过一期看向药研,“这个你给我解释一下!”

“哦!看来配制的新药生效了!”药研镜片一反光,露出别有深意笑容。

而莺丸笑眯眯向一期扬起小手,挥了几下。

一期惊奇的接过莺丸趴趴,小心翼翼摸了摸软绵绵身躯,“莺丸殿,这样子非常可爱啊!药研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刀剑是作为付丧神而出现的,形态自然是可以改变的,于是我苦心研制了一种药水,可以帮助我们改变形态,这样便于在特殊环境下执行特殊任务。”药研一本正经地说。

一期瞅了瞅莺丸趴趴,又瞅了瞅不知是不是在胡说八道的药研,“……药研,这药水,真的不是鹤丸让你研制的?”

“怎么可能!一期哥,我还不至于跟着他胡闹的。”

大包平黑着脸打断他们,“所以,解药呢?”

药研推了推眼镜,“解药明天才能做出来,今天就先委屈你们了,实在抱歉。”

大包平无奈,只得先带着莺丸走了。

做完了马当番,大包平回屋把莺丸搁在桌上,正打算小憩一会儿,莺丸突然顺着他胳膊慢吞吞爬了上来,用一双期盼的水灵灵眼睛看他,“大包平,我想喝茶。”

“你都变成这样了还忘不了喝茶?”

“嘛,小细节不要在意,毕竟这是我的设定嘛。”

面对莺丸理直气壮的回答,大包平只能找来茶叶冲泡热水,又拿了一盘精致的樱花形状小茶点,斟了杯茶,一起推到莺丸面前。

变成了趴趴的莺丸努力扬起小手抱住茶杯,而后差点一跟头栽进水里。

大包平急忙把他和茶杯分开,找了个小勺子倒上茶水,送到他嘴边。

莺丸圆滚滚的身子凑过来,张开粉色小嘴,一点点把茶水喝进嘴里,小舌头还舔了舔唇,肥嘟嘟脸上泛起幸福的小红晕。

……这是不是有些太可爱了。

大包平只觉得自己一个五大三粗的人突然觉醒了对玩偶的爱,用小勺子剜下一块茶点,送到莺趴趴面前。

莺丸又张开小口,一点一点慢吞吞吃下茶点,开心地用小脸在大包平手指上蹭了蹭,“味道很好呢,大包平。”

一瞬间,大包平感觉自己已被萌得飞出云霄天外。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一个下午他竟然这么慢条斯理喂了莺丸一个茶点和一杯茶,甚至没感到一丁点儿的不耐烦。

夜里打好铺盖,莺丸爬到大包平颈边,亲昵地贴着那光滑肌肤,温声道:“大包平,晚安。”

大包平抚了抚莺丸圆圆的身子,在莺色小脑袋上吻了一下,“晚安,明天我会去给你找解药的。”

 
(后半截在此)

https://shimo.im/docs/nkv7OyCS4D8vjfG7/

——END——

评论(31)

热度(149)

  1. 蓝蓝的兔酱皮皮莺的脏脏包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呀!!莺丸太皮了!是应该好好惩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