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刀乱乙女向】每天回家都看到我的膝丸在傲娇

备注:还是投喂亲友的,膝婶乙女向

大概是口嫌体正直膝丸,痴汉直球婶,以及阿尼甲一如既往的助(mai)攻(di)

有ooc先谢罪

————————————————————

1

“我喜欢你,膝丸!请和我在一起!”

终于有一天,每天瞧见膝丸心里小鹿都能撞死百八十次的审神者卯足了劲,向对方喊出这句话。

而后她的脸上飞起红晕,眼光倒死死盯着膝丸,片刻不移。

身为近侍直挺挺立在一旁的膝丸,却慢吞吞移开了眼神,“我和兄长可是一对很要好的兄弟呢,真的哦!”

审神者顿时有点懵。

你和你哥要好跟我对你告白有什么关系?

“兄长有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毕竟他那种性格啊……”

没有啊!现在给我添麻烦的明明是你!

“兄长他又把我的名字给忘了……不,我没在哭,没在哭!”

够了你这三句话不离兄长的死基佬!一边儿哭去吧!

下一秒,膝丸被跌跌撞撞推出门外,刚一转身,就听房门“砰”的一响,差点夹住他鼻梁。

凝注房门半晌,膝丸目光幽幽瞥开,用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叹了一下,转身离开审神者门前。

 

2

审神者握着笔准备工作,心里却像是有千万只小猫在挠动一样焦躁。

她喜欢膝丸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起初也只是将膝丸当做刀男中普通的一员看待,然而不知何时,每当盯着那张帅气的脸,每当那双英气的金眸望过来时,她的心跳便开始砰砰乓乓乱跳个不停。

膝丸握着刀挺立的身姿非常飒爽。

膝丸的肩那么有安全感,简直想紧紧靠上蹭个地老天荒。

膝丸结实的腰线与优美的腿型,一旦看去,眼光就仿佛被强力胶黏住一般根本扯不下来。

就连原来自己嫌弃了不止一次的杀马特发型,现在看起来也是那么可爱,尤其那戳时不时摇上一摇的呆毛,简直能萌到人心肝儿颤。

于是审神者开始发起了攻势。

“膝丸!从今天起你来做近侍,你来做一队队长!”

“把兄长放在一边由我来做,真的好么?”

“膝丸!这是我亲自做的便当,你尝尝!”

“多谢主公厚爱,不过我刚才在食堂吃过了。”

“膝丸!今天天气不错,咱们去后山走走嘛!”

“主公,接下来还有出阵远征内番要安排,你还是先看看工作吧。”

如此这般持续了一阵,审神者依旧没有放弃。某日追到刀装室,看着膝丸正给极短大佬们搓刀装,忍不住问:

“膝丸膝丸,我问问你,你觉得我好看吗?”

膝丸手一抖,掉了个绿色刀装出来。

审神者撅了撅嘴,“那你觉得你哥好看吗?”

膝丸一个劲儿点头,手里刀装金光闪闪。

“那、那你喜欢我吗?”

膝丸突然沉默,手里搓的刀装变成了黑乎乎一坨仿佛碳化物质的玩意儿。

审神者愤怒了,膝丸你这个白痴!钢铁到脑子拐不过弯儿的本丸第一大笨蛋!

所以今天告白被拒,她也并非没有想过,只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心里还是难受得慌。

气鼓鼓抓起一只膝丸趴趴,审神者发泄怨气般的狂揉,眼泪啪嗒啪嗒滴了下来。膝丸趴趴用和膝丸同样颜色的眼睛望着她,小脸鼓成一团,撇着小嘴儿也显得十分委屈。

她顿时看得心软,把膝趴紧紧抱在胸口,“好了好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都怪膝丸那个大笨蛋。”

……我又何尝不是一个笨蛋呢。

她抹了抹眼泪,蜷在墙边,决定不再理膝丸了。

 

3

小龙景光显现的消息传来时,所有本丸都沸腾了,不知多少本丸倾家荡产只为见到这金毛帅哥,甚至有婶把刀都架在了刀匠脖子上。

当然这位审神者也守在锻刀室,指挥刀刀们抱来各种资源交给刀匠,再看他扔进炉子里一阵乱打。

一小时三十分,嗯……标准结局。

三小时,简直温暖人心。

来了,三小时二十分!……鹤丸啊,你白花花的很美很可爱,不过现在出现是让人挺惊吓。

近侍换了一批又一批,小龙还是没显现,审神者摇了摇头,如果实在没缘分倒也不用强求,今天就算了吧。

等等,还有一把被自己冷落蛮久的刀没有试过。

“让膝丸做近侍来帮你锻刀。”审神者不抱希望的向刀匠吩咐完,急忙离开了锻刀室,以免与膝丸打照面。

不过回到屋子没多久,她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膝丸拉开房门,恭恭敬敬两手放在膝上,摆了个跪姿,“主公,有新伙伴来了。”

他身后,穿得花花绿绿的小龙正甩着那王子一般的披风,抛来一个颇有魅力的wink,“我是小龙景光,为寻找主人四处漂泊流浪的旅人,你就是这次的主人吗?”

啪嗒,审神者手里的笔落了下来。

而后她风一样冲出房间,膝丸反应过来时,审神者已拽着小龙全本丸四处招摇,一路眉飞色舞,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膝丸摸了摸下巴,眼神忽然有些落寞。

不知道主公有没有发现,今天是情人节呢……

 

4

推开房门,膝丸拿来了今日远征收集的资料,放在审神者桌上,顺便还放了个托盘,上面搁了一碗汤。

“这是?……”她一瞥那碗,好奇问。

“烛台切做的汤,说是能滋补身体,送来给主公尝尝。”膝丸一边说一边偷瞄审神者。

“哦,放那儿吧。”审神者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直到房门“砰”的关上,审神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趴在桌上直揉脑袋,“啊!好想和膝丸多说说话!可是这个大白痴!居然这么嫌弃我!”

她气呼呼翻看起资料,忽见一个白色信封落了出来,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塞了什么。

不过信封上有着髭切和膝丸的刀纹,审神者想了想,这大概是膝丸不小心混到资料里拿了过来,便去往源氏屋子归还。

进屋时,膝丸并不在里面,只有髭切懒洋洋披着外套,倚在桌边看书。

一直以来对于髭切,审神者都有一个认知,那就是——情敌!

要说这事还真不能怪她,膝丸每天十句话里八句都在说兄长,任谁都会觉得他对自己哥抱有什么不明企图。

所以现在面对情敌,审神者表示气势绝不能输了,理了理衣襟,轻咳几声,大步走了进去。

髭切一见到她,倒是很热情的起身,“原来是主公啊,真是稀客。”

“刚刚膝丸把你们的私人信件弄错混在资料里,我给你们送回来了。”她故作威严的把信封递出,死死盯着髭切。

“诶?主公为什么一直看我?我脸上有什么吗?”髭切接过信,被盯得一头雾水,无辜的眨了眨眼,还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装!你个腹黑你就继续装吧!

髭切看了看那信封,突然噗嗤笑了,“主公,这个不是他弄错的,是我故意塞到资料里的。”

“什么?是你?”审神者心里小鼓砰砰打了起来,这家伙为啥给自己塞信封,是战书还是情书???

髭切来到门边左看看右看看,关了门回到桌边向审神者勾勾手指,一脸神秘,“主公,你过来坐下,我慢慢告诉你。”

这次换审神者一头雾水,来髭切身边坐了,就听他笑眯眯说出一句足以让审神者脑内宇宙大爆炸的话,“弟弟丸他,喜欢你很久了。”

看审神者露出一副“你特么是在逗我”的表情,髭切更觉好笑,“只不过呢,那孩子又老实又害羞,你追得太紧了,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躲着。最近你不怎么和他说话,他心里着急,却又不懂怎么挽回。”

说起来,似乎在自己不理膝丸之后,原来不怎么开门的膝丸反倒经常在自己回本丸时赶来,把那句“交给我吧”说得又重又响;每次做刀装也是会读心一般,搓出许多金轻步方便自己交给短裤们折腾。

“所以呢,作为哥哥,当然要帮弟弟一把了。”髭切一边说一边把信封里的纸掏出来,“弟弟丸他在家时不时会写些信给你表达心意,不过最后都因害羞拿不出手,扔在垃圾桶里,他不知道我给悄悄收了起来……我读给你听听……”

等等,要是听髭切的声音读出膝丸给自己的表白,怕不是公开处刑!审神者吓得急忙从髭切手里抢过信,满脸憋得通红。

髭切好整以暇的两手交叉托着下巴,“哦?主公想要自己看的话,请便。”

想到这本就是膝丸写给自己的东西,审神者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翻了开来。

 

5

“今天你能让我成为近侍,真的非常高兴。主公只是个可爱纯真的女孩,却因成为审神者而卷入战斗,我其实很早之前就想站在更近的地方,帮你分担更多辛劳,现在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今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伴。”

“主公做的便当看起来真的很美味,虽然我想收下,但是如果只对我一个人这么特别,不知会不会引起别人不满而影响本丸的和睦气氛,真的非常抱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共进晚餐吧。”

“主公也是爱玩的年纪,今天没有和你一起去后山真的非常抱歉,因为我非常喜欢主公,甚至有些害怕两个人独处会让自己袒露心声,这样对主公的工作也会是一种困扰。”

“没有想到你会给我告白,我当时混乱得不知该怎么回答,如果接受了会影响你在政府的声誉吗?可是说到底我也无法拒绝……当我语无伦次的时候,你已经把我赶出房间了,我这么愚笨真的对不起……”

“今天是情人节,给主公的礼物,不知道是不是满意?……”

看着看着,审神者心中像是涨潮的海岸般涌起阵阵心潮,咬着嘴唇眼里泪水汪汪,胸口鼓鼓胀胀有些酸涩。

这个心口不一的笨蛋,明明一直默默注视着自己,却总是在自己扭头看他时,转开了本可以交汇的眼神。

而连这都未曾发现的自己,也同样傻得无药可救。

她正擦着眼泪,突然房门刷的一拉,膝丸直直站在门外。

他一瞬愣住了,看了看审神者手里的信,又看了看她泪眼婆娑的脸,再一看髭切那别有深意的笑容,马上反应了过来。

“兄长——?!”

说好不会偷看我的小秘密,为什么你卖弟弟卖得这么娴熟啊!!!

“哦呀,你回来了?”髭切笑容可掬站起来,拍拍弟弟肩膀,“哥哥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事,加油哦。”

说完,门“砰”的一关,髭切已经不在房内。

“那、那个……”膝丸瞄一眼审神者,脸蹭的一红,默默移开了眼神。

审神者把信往桌上一搁,也有些羞涩的垂头,“膝、膝丸……”

她深吸一口气,突然提高声音,“膝丸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

膝丸用余光看了她半晌,嘴唇一张一合,像是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一句没能说出口。

他突然闭上眼,以一种要做什么大事般的表情一把拽住审神者,鼓起勇气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然后转身就跑。

审神者被那一吻撩得脑袋一炸,反应过来时,房门大大拉开,膝丸早已没了影儿。

“膝丸!膝丸你这家伙亲完就跑很刺激是吧!给我回来!!!”

 

6

膝丸很久没来开门了。

不过在审神者不经意时,他总是会悄悄出现在身边,时而是与她一同工作,时而是送来一杯暖茶,时而是在她困倦时让她倚着歇息。

“膝丸,你看我这条小裙子好看吗?”

“主公,今天政府又送来了新的文书。”

“膝丸,这个蝴蝶结配这件衣服一定会很棒吧!”

“主公,请你专心一点工作。”

“膝丸,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呀?……唔……”

紧贴的嘴唇良久才分开,膝丸脸上红红的,挽起审神者的头发,为她扎上了蝴蝶结。

摇了摇头,审神者简直不知自己家的膝丸怎么会如此口嫌体正直,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

没错,她知道他爱着她,这已足够了。

 

——END——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