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刀乱乙女向】当一觉醒来本命睡在旁边

备注:膝婶乙女向,给亲友的投喂

从屏幕里爬出来的膝丸,婶婶心理活动爆炸,以及阿尼甲你这样简单粗暴真的好么

大概是个不好吃的乙女文,扶额

—————————————————

1

审神者睁眼的一刻懵逼了。

头天明明是抱着一群圆滚滚的膝丸趴趴入睡,为什么今天醒来看到的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等身比例的膝丸睡在面前?!

而且他的脸实在也太近了——几乎已是鼻尖抵着鼻尖!

温热的呼吸喷在鼻上,审神者的目光在那高挺的鼻梁、刷子般的睫毛、英俊的面容上逡巡一阵,整个脸几乎变成了刚出笼的小包子,又红又烫,还冒着腾腾热气。

毕竟,这是她心仪到每天都要放在近侍傻笑着看个百八十遍、每天都要像个变态似的把一大群趴趴亲个遍的膝丸,当如今真的膝丸出现在眼前,任谁都会把持不住。

这不会是做梦吧?

审神者扬起手,“啪”一声拍上自己的脸。

好痛……她揉着脸泪眼汪汪。

这一声也让膝丸睁开了眼睛,一双金灿灿的眸子立刻映入审神者眼中,英气勃勃,又深情款款。

然后他用低沉嗓音,一本正经的开了口,“早上好,主公。”

审神者倒吸一口气,脑子晕晕乎乎,只差一口气就要上天。

“主公?主公?”膝丸倏地起身,瞅着自己主人像是遭遇了什么重大灾害般的昏昏沉沉,摸着下巴一脸严肃,“这……难道是需要做人工呼吸吗?”

审神者终于上天了。

 

2

当然人工呼吸是没有做成的,因为外卖的铃声,审神者最终还是蹦了起来。

坐在餐桌面前,审神者满脸通红垂着头,一边吃饭一边偷瞄和自己对坐的膝丸。

虽然天天跟小伙伴念叨膝丸特么又帅又可爱,我要把膝丸酱酱酿酿,再酿酿酱酱,但当真的膝丸出现在眼前时,她却羞涩得连看都不敢多看几眼,只觉得那双灿金的眼像是有什么魔力,下一秒就能把自己吸进去。

“那个……”她小小声开了口,“你是怎么会来我家的?”

“主公你在说什么,我不是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吗?”膝丸用一副不明就里的语气,“就在昨晚,你还把我放在近侍,看着你入睡不是吗?”

审神者这才想起自己昨夜打开游戏,看着膝丸痴汉笑了一阵,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更牙白的是,近侍的背景还是冬夜寝当番!

所以说,膝丸是从游戏里爬出来了?

瞬间想到贞子的她狂摇一阵头,抬眼就瞧见膝丸正望着自己,微微拧起的眉带着担忧,薄薄的唇浅抿,薄绿色的头毛上,那戳呆毛似乎也在担心自己般,软软垂了下来。

好可爱!

审神者心脏遭受暴击。

这时膝丸突然伸手过来,向她靠近。

看着那张帅到不行的脸在面前放大再放大,审神者呼吸一滞,跟被使了点穴手一般,呆呆盯着膝丸再也不动了。

然后她感觉膝丸带着手套的手指从唇角拂过,沉沉的声音同时响起,“主公,你的嘴角沾到吃的了。”

无形撩婶,最为致命。

从差点晕厥的状态回过神来,她扫一眼旁边搁着的草莓,突然想起原来经常逗弄膝丸茶友趴趴,“叫我一声阿鲁几,这个草莓就归你”什么的,茶友膝丸总是扁着嘴委委屈屈,这个膝丸会怎样呢?

想着,她用叉子戳了一颗,颤巍巍递到膝丸面前。

憋了半晌,最后还是没说出那句话,“你不吃点什么吗?”

“我在本丸吃过了,不过……”膝丸说着,就着她的手一口吃下草莓,嚼得颇为认真,“唔,主公这里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呢。”

等等,刚才,自己喂了膝丸吃东西?

审神者两手死死攥着那叉子,像是攥的是星光是闪电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瞪大了眼。

好,这叉子再也不洗了!

膝丸一直一本正经的脸上突然有了笑容,自己的主公,真的很有趣啊。

 

3

作为一名画画狗,吃过早饭后,审神者就趴在桌上开始今天的工作。膝丸则端端正正坐在旁边,背脊挺得笔直,两手放在膝上,俨然一位守护君主的忠臣。

要说平时,审神者总是会放上膝丸水滴盒蛋、茶友趴趴什么的在画边,名曰监工,实则是方便劳累时瞅一眼恢复HP。

不过今天,真的膝丸就坐在身边……

审神者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已经有一只脱缰的小鹿疯狂乱撞,无心工作。

膝丸左看看右看看房间,又望了望审神者,发现她呆了一阵一笔未动,关切道:“主公有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没有!”审神者急忙摇头,谁知一抬首,正正对上膝丸俯看下来的视线。

维纳斯的箭矢又一次穿破心脏。

“说起来,主公的房间里,有很多关于我的东西呢。”

冷不丁的,膝丸这么说。审神者这才意识到,这里四处都是膝丸周边,在床上排排坐的可爱趴趴,到处可见的茶友膝丸,堆放盒子里整整齐齐的吧唧挂件,大觉寺的御守铃铛……似乎整个房间都染上了薄绿的气息。

“这个嘛……因为……”因为我是那么的喜欢你啊。

审神者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直视膝丸面庞,“因为你超可爱的!”

“是吗?”膝丸嘴角一勾,面上春风拂过,化开浓浓笑意,“主公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审神者也羞答答的笑了笑,今生能遇见膝丸,又何尝不是她的幸运。

 

4

直到中午膝丸到厨房去准备午餐,审神者终于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白日做梦了。

趴在床上被一群膝趴包围,审神者抓起一只,忧桑的看它,“怎么办,膝丸比在屏幕里还帅,他一直在诱惑我,好想给他告白。”

“呜呜呜,好想使劲抱住他,亲亲他的脸。”

“想摸摸他的呆毛,摸摸他的腰。”

“可是他会不会生气呀?毕竟那是膝丸啊……”

然而膝丸趴趴只是鼓着小脸,撅着小嘴儿撇着眉,气呼呼的看她。

“好啦好啦,我也喜欢你的,超喜欢你的。”审神者揉着圆滚滚的身子,在那小嘴上啵唧一下。

膝趴脸上红红的,像是害羞一般,有种小嘴撅得更高的错觉。

这特么超绝可爱啊!!

审神者忍不住在趴趴脸上狂亲几十下,又抱着在颈边蹭了蹭,笑得一脸痴汉。

“主公?”膝丸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审神者吓得从床上弹起来,手里还紧紧抱着个趴趴。

膝丸抬了个碗,盯着她手里趴趴,“主公你喜欢和玩偶说话吗?”

“我我我!我不是我没有!”审神者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支支吾吾挠着头。

然后她发现,膝丸看趴趴的眼神居然流露出一种竞争欲,同时又夹杂了那么点点的羡慕。

这是,在吃醋?

不是吧?膝丸在吃自己趴趴的醋?

审神者为自己的大发现震惊得几乎想冲出门绕着街狂跑几圈儿。

等一下,如果是吃醋的话,难道膝丸他对自己……

正想着,膝丸把午饭递到了面前,眼角时不时瞥一下趴趴,嘴唇竟然真的像趴趴一样扁了扁。

审神者一边吃饭一边泪流满面,膝丸你为何总是在诱惑我!!

 

5

作为近侍,待审神者吃过了饭,膝丸还是负责任的问了今天的日程安排,然后回到本丸执行。

不过他脚刚踩上本丸草地,就看到坐在传送门边晒太阳喝茶的两位老人家。

“哦呀,回来了?”髭切笑嘻嘻问,颇为八卦的丢来一个眼神,“见到主公了吗?”

“嗯嗯。”膝丸脸上泛起微红,点了点头。

“那么,之前我们提到的人工呼吸,做了吗?”莺丸捧着茶悠悠闲闲喝下一口。

“没、没有……”膝丸脸更红了。

“真是个傻弟弟呀。”髭切怒其不争似的,摇了摇头。

“因为实在是没有做那个的时机。”膝丸总觉得给这两人涮了,急得手忙脚乱,“而且人工呼吸到底是个什么!刚见面就对主公做这种失礼的事情真的好吗!”

“嘛,不就是嘴贴着嘴交换一下呼吸吗,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总之去做就是了。”莺丸一拍他肩头,“主公会高兴的。”

“哈?”膝丸手一抖,差点打翻茶杯,这根本不是人工呼吸!

“傻丸啊,你听着……”

“是膝丸,兄长!”

髭切根本不理他,自顾自继续说,“主公总是通过一个屏幕向我们下达命令,我们能直接见到主公的机会是很少的,如果你不抓紧时间,就不知道要拖什么时候去了哦。”

“而且主公的世界也是有很多男孩子的,主公是那么好看的女孩,当心被别人抢走。”莺丸把被膝丸推歪的茶杯仔仔细细放好,“你天天在屏幕边候着盼着主公来,想必是非常喜欢她了,我们也不忍心看你失恋啊。”

膝丸一听,脑海突然浮现审神者挽着别的男孩笑嘻嘻打情骂俏的场面,马上疲劳值飚下,挂着黄脸可怜兮兮坐在旁边,“……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髭切一把捉住他领口往传送门里扔去,“没告白之前不要回来!”

“兄、兄长?!——”

眼睁睁看膝丸消失在门里,莺丸啧啧咂舌,“真粗暴啊。”

“身为源氏重宝,没有这点觉悟怎么行。”髭切像干了番大事似的拍拍手,笑容满面捧起茶,“好了,我们继续等吧。”

 

6

膝丸回到审神者家时,已经是夕阳西下。审神者正趴在桌上歇息,柔顺的长发盖住脸颊一侧,肌肤被晚霞映得发红。

膝丸不想吵醒她,找了件衣服搭在她身上,坐在身旁默默注视。

一如他在本丸透过屏幕,注视着她的一切,她的欢声笑语,她的泪眼朦胧,她的温柔缱绻,一分一秒都不曾错过。

挑起发丝在指尖打了打卷儿,膝丸望着主公安静的睡颜,脸上沉淀了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柔情。

然后他俯下身,在审神者洁净的额上落下一吻。

风吹过窗帘,吹动膝丸垂下的刘海,扬起审神者的衣角,一室温馨也吹满心间。

审神者慢慢睁开了眼。

“嗯?膝丸?”

她有些惊喜,总以为膝丸不会再出现了。

“主公……我、我……”膝丸挠了挠发红的脸,头上呆毛似乎也挺激动,随着风一摇一晃,“我喜欢你,可以一直待在你身边吗?”

“诶??”一时间,审神者被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充满耳膜,欢喜得几乎要飞天,却又莫名有些忧伤。

“可是……你是源氏的重宝,是那么优秀的付丧神,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我真的可以吗?……”

她垂下头,声音细如蚊蚋。

膝丸笑了笑,轻轻揉了揉她被风吹乱的发丝,“你在说什么呢,你是我们的主公,怎么会是普通的人?也许你在这个世界是芸芸众生的一名,但在我心里,却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顿了一顿,像是也有些羞涩,“实不相瞒,因为你将我作为近侍,所以我总是在看着你,开心时的笑容,遇见困难时的勇往直前,劳累时的惹人怜惜……当我意识我的视线再也离不开你时,早已坠入爱河了。”

审神者愣了一下,眼圈突然有些发红。

膝丸执了她的手,在指尖轻轻吻下。

“我啊,其实一直在你身边,不论是过去,是现在,还是遥远的将来。”

挽过腰肢,膝丸将她拥入怀中,温暖的霞光里,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有力的臂膀,结实的胸膛,填满了她所有空间,鼻息间,充满属于膝丸的气息。

清新而恬淡,却是那么惹人沉醉。

“膝丸,我也喜欢你,非常的喜欢。”她几乎是哽咽着说出这句话,长久的爱慕,殷切的思念,一瞬仿佛奔流的泉水,溢满心间。

“嗯,我知道哦。”膝丸轻抚着她的背脊,“我说过,我一直在看着你,从未离开。”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其实你一直……”审神者含着泪笑了起来,想说些什么,又突然顿住了。

等等,一直在看着……

这么说,打开游戏冲着近侍痴汉笑的时候……

点着游戏近侍一个劲对膝丸表白的时候……

打开游戏放在一边,自己在洗澡的时候……

把游戏搁置在床,自己却在一旁换睡衣的时候……

把游戏立在枕边,自己对着膝丸趴趴一阵狂亲的时候……

“呜哇!膝丸你这个流氓!!!”

“主公,你怎么了!啊啊,冷静点,请不要打我!”

 

——END——

评论(1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