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古备前双担,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偶尔会有别的cp掉落。兴趣使然的写文,开心最重要(*/ω\*)

【大莺】关于显现纪念日的礼物

备注:1、本丸日常小甜饼,主大莺,有膝髭和典前出没

2、想在大包平显现纪念日给对方送礼物的莺丸

3、若有ooc先谢罪

—————————————————————

1

莺丸开始认真地把送大包平礼物这件事提上日程是源于前阵子发生的事。

几日前,在茶友髭切几乎隔天说一次想吃蜂蜜蛋糕后,莺丸远征时顺手买了几盒,自然而然地拿了一盒给邻居送去。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自己递出蜂蜜蛋糕的一瞬,膝丸刷的拉开了房门,手里也提着一盒蜂蜜蛋糕。

更万万没想到的是,髭切一边甜甜说着“谢谢”,一边笑嘻嘻张开双臂把自己抱了个满怀,甚至能感觉那头软软的金毛在颈根蹭了几下。

“啪”的一响,莺丸眼睁睁看着膝丸手里的蜂蜜蛋糕掉在地上,然后感觉自己快被膝丸幽怨的眼神戳成筛子。

就算是会给马喂饭团、会爬树上用望远镜偷窥大包平、会时不时电波的莺丸也知道,这种抢先送了别人要送的礼物、还当着面和他亲爱哥哥拥抱的事情实在有点NTR嫌疑,于是接连几天,他都避着源氏兄弟,不去走廊喝茶,吃饭时也坐得离那二人能多远有多远。

直到昨天膝丸突然敲响房门出现在门口,一本正经地绷着脸,“莺丸,有件事想问问你。”

莺丸心里咯噔一下,生怕和那天跟髭切抱抱有关系。他扭头一看大包平正坐在被炉边看书,让膝丸进屋后急忙窝到大包平身边以表明自己是有夫之夫,对他哥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因为天气寒冷,膝丸的脸被吹得有些发红,进屋坐到被炉边搓了搓手。莺丸斟了杯茶给他,膝丸喝下暖了身子,才颇为犯愁地道:“我想送兄长一件独一无二的礼物,但是不知道送什么比较好,你平时经常和他喝茶聊天,他有提到过想要什么吗?”

想到蜂蜜蛋糕被自己抢了先,莺丸顿时有些内疚,“他前阵子一直说冬天到了手挺凉的,送一副比较暖和的手套怎么样?”

“那个啊……”膝丸用一种特忧伤的目光往上瞥了瞥,“我送过了,然而当时他手上戴着今剑送的手套。”

见抢先送这事连膝丸昔日同事都干过,莺丸马上心安,从大包平身边挪开,悠悠闲闲喝茶,“那么,御守?或者成对的东西?”

膝丸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来惭愧,这些他都先送了。”

大包平忽的放下书,“向主人申请一下现代远征,带髭切去旅行一下不就行了,比如去北野天满宫或者大觉寺什么的。”

膝丸登时一脸震惊,没想到这么不开窍的人提了个如此靠谱的主意,“这个好,我这就去找主人问问!”

说罢,他放下茶杯,认认真真向二人道了谢,走出仔仔细细关好了门。

莺丸看向身边人也十分惊奇。要说大包平,这个把“我才没闹别扭”和“你脑子有病啊”经常挂嘴边的死傲娇,送起礼物倒是颇有天赋,仿佛莺丸说的话他都能记在心上般,时不时就出其不意地带些需要的小东西回来。

甚至在冬天初至,莺丸只说了句“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的情况下,出阵回来就发现屋里多了个铺着被子的暖炉,连茶壶也换了保温款式。

如此这般,莺丸突然发现,自己从未特意给过大包平什么礼物,还有三天就是大包平显现的纪念日,而对方正巧明天中午要去一趟48小时远征,是不是应该趁机做些什么准备?

于是大包平一扭头,就见莺丸漂亮的莺色眸子瞪得大大的,用一种读不懂看不穿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背后倏地一冷,“干什么呢你!”

莺丸这才回过神,却没移开视线,抱着茶笑容可掬,“当然是因为大包平比天五更美所以移不开眼啊。”

“哈?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件事!”大包平脸一红,扬起书就去遮莺丸的脸。

莺丸倒是深谙套路,放了茶杯从书下面一钻,眨眼功夫已窝进大包平怀里,像只猫似的舒舒服服蜷成一团。

大包平也懒得管他,一手拿书自顾自的看,一手时而翻书,时而在莺丸柔软的发间和后颈轻轻抚摸。

 

2

不过说到要送礼物,莺丸却和膝丸一样开始犯了愁。且不说御守或是别的小物件二人早已交换过,如果是旅行就跟大包平建议的一模一样,岂不是一点惊喜也没有?

谈到惊喜,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那位不搞事就浑身不得劲的鹤丸国永。于是翌日下午几柄刀刀在大广间休息时,莺丸忍不住向鹤丸发问了。

鹤丸一听,眼里光芒一闪,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钉锤。

莺丸啜了口茶,很认真地道:“鹤丸,我是想送大包平礼物,不是想送他去手入室。”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想让你用这个敲他,是想让你用这个修一修房子……”

莺丸更认真了,“大包平虽然有时候像狗子,但他真的不是狗子,不需要另外修窝的。”

鹤丸一把摁住莺丸肩头,不可思议睁大了眼,“打住,你为什么会想到修狗窝?我是说给你们的屋子里添一些机关什么的,比如从未见过的暗道,突如其来的灯光,让他看到房间里出现新奇的景象,这不就是惊喜么!”

听罢,莺丸接过钉锤,已经开始认真思考这几天里自己能把房屋折腾出什么花样。

正想着,乱突然凑来,清脆的少女音响起,“呐,莺丸大人想送大包平大人礼物吗?”

莺丸默默点头,乱立即自信地按住胸脯,“那请听我一言,古往今来,要征服男性首先便要征服他的胃,所以莺丸大人可以做些美味食物给大包平大人!”

他刚说完,信浓也来凑热闹,趴在地板上仰起一副可爱面孔,“温暖的东西也很适合做礼物,不如试试织条毛茸茸的围巾?”

一旁秋田也眨着水蓝色大眼睛,很是乖巧,“要不两个人一起出去走走,外面的风景总是会让人心神向往呢。”

短刀们你一言我一语,不一会莺丸就开始感慨能把每个弟弟每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一期一振有多么厉害。这时前田悄悄靠近,脸上泛着微红,“那个……莺丸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厨房请教一下,我也想给大典太先生做些好吃的。”

“好。”莺丸欣然接受,放下茶杯与前田一起去了厨房。

厨房里,歌仙和光忠正张罗晚饭,炊烟袅袅,香味弥漫。听了二人来意,歌仙当即满头飘花,表示为所爱特制食物也是世间风雅事之一,撸起袖子干劲满满打算指导。

因是冬季,光忠选择了热腾腾的拉面,甚至从汤底和制面开始教导。虽然被歌仙制止了一言不合就开唱的习惯,不一会厨房里还是热闹了起来。

“莺先生,揉面的力度太小了,可以再用力一些……”

“这样?”莺丸换了个手法,锤得桌面砰砰直响。

“停一下!桌子!桌子要倒了!”

“哇,莺丸你在汤底里放了什么!为什么整个都变成了绿色!”

“这个,因为颜色看起来很合适。”莺丸笑吟吟举起抹茶粉罐子。

“莺先生,待会要放上叉烧和蛋……等等!这样的切法叉烧太厚,蛋黄也会散开的!”

歌仙也顺便凑了过来,“这坨红的是什么?不是吧,你在面里放了红豆??”

“因为颜色很合适啊。”莺丸再次微笑着向他抛出这个理由。

这时前田也忍不住提醒,“莺丸先生,你的面煮太久,要糊了。”

歌仙和光忠集体扶额,确信这个平安老爷子刀除了泡茶之外没有任何哪怕是一丁点的烹饪天赋。

结果,前田做成两碗色香味俱全的香喷喷拉面与大典太先生共进,而莺丸做出一碗绿幽幽的、面糊成一团的、散架鸡蛋上堆满红豆的黑暗料理。于是他只好一边看大典太先生红着脸吃下前田喂出的手制爱心叉烧,一边喝着抹茶红豆味噌面汤自食其果。

最后莺丸放下空碗面不改色擦嘴,甚至颇为淡定的舔舔唇角,像是在回味什么珍馐。看得旁边鹤丸目瞪口呆,手里筷子啪嗒落下,只觉得这把刀得去找药研查查味觉了。

 

3

当然经过昨天的事,莺丸也明白自己是没有烹饪天赋的,放弃了美食这条路,转而尝试织围巾。

他找审神者请教了最简单织法,回房路上脱了无数次线,只得坐到被炉边认认真真从头再来。

这次慢吞吞织了几乎一上午都没有再出岔子。然而到了中午,只听头顶上灯泡呲呲响了几声,突然阵亡,莺丸便爬上被炉更换新灯。

谁知刚换上新灯爬下被炉,他就一不留神脚下踩上线团。隔壁正商量旅游事宜的源氏兄弟当即听见砰砰乓乓一阵响,本着关爱邻里的心情赶来,就见拉门被撞倒一半,莺丸脸朝地趴着,身上棉线缠了一圈又一圈,而线连着围巾的那头正一针针往外蹦。

“你一个人是在玩什么play?”髭切忍不住惊叹。

膝丸一把捂住他的嘴,“兄长!不要说失礼的话!”

莺丸从地上爬起,撞得额头微红,眼角含泪,倒依旧淡定如常,一边扯着身上的线一边微笑道:“不碍事,摔了一跤而已。”

髭切和膝丸帮着莺丸一起修好拉门,收拾了线团,干脆留下来蹭茶喝。

抱着莺丸泡的茶,髭切美滋滋品了几口,十分餍足的倚着弟弟。膝丸也特自然的揽着哥哥的腰,听莺丸说摔倒的缘由。

最后他理解的重重点头,“我明白,前几天为了想给兄长的礼物,我也是什么都在尝试。”

髭切放下热腾腾茶水,揉了揉弟弟脑袋,“以后不要为这种事情费心了,只要是弟弟送的,什么我都喜欢。”

膝丸热泪盈眶,握住髭切的手,满目深情,“兄长……”

如果膝丸有尾巴,现在肯定能摇成了拨浪鼓。莺丸放下茶杯,突然想把这对秀恩爱的源氏骨科扔出门去。

不过他还没扔,拉门就砰的一响,扭头一看原来是青江扶着门柱,手一撩柔顺刘海,用一种意味深长到仿佛脑补了一万字的语气道:“哦?送礼物吗?说到最好的礼物,自然是用上好的丝带,将自己……”

话还未完,他后颈衣领被路过的石切丸猛地一提,“污秽之语不可多说,消灾除祸,清净身心。”

而后莺丸髭切膝丸看着石切丸拖着青江渐行渐远,一头雾水面面相觑。

髭切膝丸喝完了茶,顺便塞了莺丸一嘴狗粮后,终于回了自己房间。莺丸盯着茶杯中飘飘翻滚的茶叶,陷入了思考。

翌日一早他就出了门,来到万屋看着吉行推荐的相机、山姥切超爱的眼镜花、鹤丸提过的无数小玩意,少有的消沉。

他还记得很多很多年前,当他和大包平都还是幼小付丧神时,大包平翻过高高围墙,摔得一身草叶,傻乎乎来找自己的景象。

“我说莺丸,你天天闷在这里也太没意思了,我带你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

那时的街道和人群莺丸已经记不清具体模样,只记得大包平拉着自己的手,笑得比太阳还要耀眼,上蹿下跳弄来不少有趣的东西,只为让自己能开心的笑笑。

到夜晚,他俩在街角相倚歇息,大包平累得睡了过去。莺丸背着他一步步回院子,大包平却途中醒来,嚷嚷着自己是一柄强悍无敌的刀,绝不要人背。

“我是哥哥啊,偶尔也可以对我撒撒娇的。”莺丸没有放下他,反而手向上托了托,笑笑说。

大包平没有回话,只是脸有些发烫。

地面被星光映得银白如霜,周围的树影拉得很长,莺丸背着他,一瞬觉得世间仿佛只余下了他们两把刀,只要这么走下去,就能走到地老天荒。

细细想来,那时的大包平几乎是自己一成不变生活中的一道光,就算每次翻墙都摔得灰扑扑,就算经常被自己调侃欺负,他依旧执着的出现在自己视野中。哪怕多年之后,他们一直没有待在同一个地方,这道红彤彤的身影也始终照耀着心头的一隅。

然而面对这么重要的人,自己却连一件礼物都无法做出。

那些积淀的感情、强烈的爱意,也以一种不知如何表达的方式压在心口,沉甸甸灌满千年的岁月。

回过神时,莺丸已经沿着街道走了很久很久,抬首忽见云霞跌宕,被夕阳染红的广阔天空下飘着细细雪花,才惊觉自己走到了街道尽头,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平整草原。

 

4

大包平在午间远征回来就一直没见到莺丸的身影,只是在走廊遇见乱神秘兮兮对自己说,莺丸在准备什么礼物。

不过他倒也没特别在意,只是回屋歇息着等待,直到白雪纷飞,他才想起那个笨蛋肯定没有带伞,抓了把伞弹起来冲出门外。

据目击者称,莺丸是朝着万屋方向去了,大包平便顺着那条路一直寻找,待看到莺丸身影时,已经是星河漫天。

莺丸一个人孤零零坐在一块石头上,仰头看着天际,莺色头发和红色运动衣上覆了一层薄雪,被月光映得朦朦胧胧,仿佛也是一粒随风而至的雪花,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大包平有些恼火,几步冲上去,把伞往他身后一搁,脱下自己穿在运动服外的棉服,“大冷天穿得这么单薄跑出来,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莺丸转头一看,发现大包平不知何时站在身后,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下一刻一阵温暖从背上压下,原来是大包平把棉服搭在了他身上。

“你不冷吗?”看大包平气鼓鼓的样子,莺丸好笑的站起,拉起棉服一侧把大包平也裹了进来。

于是两个人裹着同一件棉服,紧紧挨着立于夜空下。大包平像是害怕莺丸消失一般死死搂住他的腰,另一手撑了伞挡住片片雪花。

莺丸抬着眼帘看他,“你在担心?”

“废话!突然失踪谁知道你会不会出什么事!”大包平瞪他一眼。

“抱歉,只是今天是你显现纪念日,我想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给你的礼物……”莺丸苦笑一下,“因为我太笨了,不论是做饭还是围巾都弄不好。”

“你干嘛去做这些,礼物什么的……”大包平忽的偏开头,“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啊!”

莺丸愣了一愣,嘴角浮上笑意,扬起手指去戳大包平脸颊,“哦?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

“我可是刀剑的横纲,不要小看我的口才。”大包平摁下他戳自己的手,顺势握在了掌心。

莺丸脸上笑意已经浓得几乎化开,他指尖从大包平指缝中穿过,与对方十指相扣,抬头看向银亮星河,“呐,大包平,今天的夜空和我们小时候看起来一样美啊。”

大包平没有去看夜空,只是盯着莺丸被映得闪亮的眸子,“当然了,千年的时间对于宇宙只是一瞬而已。”

“对于我们而言,也像是一瞬呢。”莺丸笑了笑,幼时景象像是烙在灵魂上一般,历历在目。

这时风声忽起,广阔草地被吹得沙沙作响,雪花在夜幕下一阵狂舞。大包平急忙揽住莺丸肩头,侧身想为他遮挡风雪,却见莺丸仰着头正对自己说着什么。

话音被风声覆盖,口型倒让人一眼便知——

“最喜欢你了。”

手中的伞随风一扬,噗一声坠在雪中,大包平捧起莺丸脸颊,在洋洋洒洒的飞雪下,吻上了那张微启的唇。

炽热的温度流遍全身,大包平看似霸道的压上面庞,其实舐舔的力度,追逐的舌尖都温柔缠绵。待到一吻结束,他嘴角勾了勾,扬起头嘚瑟的哼哼一笑,“这个就当做礼物好了。”

莺丸脸上有些发烫,也忍不住垂首笑了。

“回去了。”大包平捡起伞,塞进莺丸手中,忽然背朝他半蹲下来,“小时候总是你背着我,来,这次换我背你。”

莺丸正想拒绝,大包平不由分说把他拽到背上,“少废话了,这么冷的天,赶快的!”

于是莺丸缴械投降,乖乖被他背上,手里撑着伞挡在二人头顶。大包平背着他轻车熟路沿街道向本丸走去,这一夜星光没有那么明亮,两人的影子交叠着,在地面被拉得很长,雪地上重重的脚印一路延伸,漫长得仿佛没有终结。

沙沙脚步声回荡在寂静夜晚,一瞬间,莺丸又有了那种可以走到地老天荒的感觉,把头埋在大包平颈窝,脸上荡开甜蜜笑容。

回到本丸,掸掉衣上雪花,二人泡了热水澡就穿着睡衣回到房间打算歇息。

谁知大包平刚想关灯,莺丸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怎么?”大包平瞥他一眼。

莺丸盯了他一阵,突然微微偏开头,脸上红扑扑的,“那个……虽然说没有丝带,不过还是可以把我自己当礼物给你的吧。”

说完,他移过眼神偷偷一瞄大包平,水汪汪的眸中满是期盼,接着伸手慢悠悠地拉开睡衣领口,露出大片白净结实的胸膛。

大包平脑子嗡的一响,突然有种cpu过热般的运作困难,扑通一声脑门冒烟倒地。

“诶?大包平?大包平你怎么了——!”

 

——END——

 

评论(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