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莺的脏脏包

专注小甜饼100年,目前深陷古备前沼
双担不拆,不吃任何古备前乙女
其他杂食什么都吃

【大莺】被弟弟偷吻时的正确打开方式

备注:1、本丸日常小甜饼,主大莺,有点膝髭出没

2、大家都以为已经交往其实自己都没发现的大莺,以及暗恋哥哥的弟弟丸

3、若有ooc,先谢罪

——————————————————

1

最近莺丸不知怎么了,总有人借着喝茶之名,把自己当知心老爷爷行咨询之实。

比如前阵子平野总是捧着凉掉的茶,哀哀戚戚说着前田接连夜不归宿,怕是自己干了啥事儿影响兄弟情,最后发现只是被大典太先生约出去看星星看月亮看雪月风花。

比如鹤丸三天两头说着自己房外闹鬼,一面说一面将那木头茶杯当作古董似的翻来覆去把玩,让人压根不觉他有半句实话。

再比如现在,髭切正吸溜着茶水,用一种软绵绵的、既疑惑又无辜的语气道:“呐,莺丸,昨晚弟弟丸趁我睡觉时亲了我的嘴一下。”

莺丸平静如常,慢悠悠啜了口茶,“然后呢?”

“然后他转身拉门就跑出了屋,那孩子究竟是怎么了?”髭切撇眉望天,一脸苦恼。

莺丸一听,顿时比他更苦恼。说起来,膝丸时不时便一脸痴迷盯着自家兄长,吃饭家务照顾得无微不至,待到髭切出阵更是化身迷弟疯狂打call,他喜欢自己哥的事儿,大家早已心知肚明,偏偏就髭切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看起来对此毫无察觉。

而膝丸,面对放在心尖捧在手掌、几乎是奉为男神的兄长,只怕告白被拒绝,小心思发现被责骂,生生将一腔爱慕之情咽回胸中跌宕,就连夜里偷香也被负罪感折磨到主动隔离。

旁敲侧击想必无用,于是莺丸打了直球,“你就不觉得,膝丸他喜欢你么?”

髭切绽开一个甜甜笑容,理所当然道:“我也很喜欢弟弟。”

莺丸忍住将这翘了马当番的人检举给长谷部的冲动,“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

髭切沉默了。

正当莺丸认为他想明白了时,髭切眼神一亮,笑眯眯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弟弟他不明白兄弟情的正确表达方法!”

莺丸简直想撬开髭切脑袋看看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时,长谷部的喊声远远传来,髭切茶杯一放,以平时的八倍速头也不回溜向马舍。

 

2

莺丸一杯茶刚喝完,走廊便迎来了第二个人。

那便是拉扯着肩甲大步走来,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大包平。莺丸望着那头迎着阳光灿烂抖动的红发,嘴角不自觉扬起弧度,十分自然地往自己杯里斟了茶水。

因为他知道大包平出阵回来必然口渴,就像大包平会在远征时给他带回茶叶茶点,劳累时帮他打理一切,甚至睡懒觉时都给他端来早饭一样,他也尽量在方方面面照顾着这个兄弟。

果然大包平一屁股坐在走廊,便大咧咧抓起茶杯灌下,一面擦嘴一面冲着莺丸眉飞色舞,“我又拿誉了!连续五天!天下五剑算什么!”

莺丸笑眯眯看他,伸手揉起那头红毛,用一种夸奖自家终于会捡飞盘的狗子的语气道:“好孩子好孩子,给你些奖励好了。”

大包平“啪”一声拍开他,满脸不爽,“你当我是狗吗!”

“什么嘛,闹别扭了?”莺丸嘴角上扬的弧度更甚,往另一个杯里斟了茶便要喝。

“我才没闹……”话到一半,大包平突然眯起眼,一把攥住莺丸要往嘴边送的茶杯,“你杯子在我这儿,这是谁的杯子?”

莺丸不明就里眨了眨眼,“髭切的。”

大包平一听,不知为何心里像是撞上一道坎儿,怎么也迈不过去,死死拽着他,“干嘛用他的杯子?我把你的还给你!”

“可是我的你不正喝着……”莺丸话还未完,大包平伸手就来夺杯子,哗啦一声,一杯水被撞洒在莺丸衣上,顺着红色运动服纹路蔓延了半身。

“抱、抱歉。”大包平手忙脚乱擦着莺丸衣服,不禁埋怨自己适才的毛手毛脚。

莺丸倒不甚在意,笑了笑站起身,“没关系,只是茶水,晾晾就好,我去屋里换件外套。”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大包平揉着头发,想自己平时也是认真可靠,行事周密,怎么一遇到莺丸,便总是乱了方寸?

正想着,哒哒脚步声回到身后,大包平说着“换好了?”回头一看,就一个激灵跳起,差点把茶壶撞个底朝天。

因为莺丸身上那件红色运动服大出一号,长及腿根,袖口只露出指尖,胸前明显绣了蝴蝶刀纹,不论从哪里看都是自己的内番服!

“你为什么穿我的衣服!”想也不想,大包平脱口就问。

“我的衣服晾起来了,不想翻箱子找别的内番服,就借你的先穿穿。”莺丸甩了甩长长袖子,像是展示一般地转了个圈儿,背对大包平扭头瞅他,“你看,是不是还挺合适的?”

莺色发根扫在白净后颈,脖颈曲线以一个优美的弧度隐入宽大衣内,半侧脸上眼波流转,嘴角弯弯,大包平脑袋嗡的一响,运作一时有些困难。

就在他脑子当机时,莺丸用衣袖蹭了蹭脸,就着袖口嗅了嗅,像只猫似的眯起眼,一脸餍足,“唔……有大包平的味道。”

纯情如大包平,在这般攻势下终于大脑过热,整个脸蹭的一红,扑上前拽住莺丸衣领,“把我的衣服脱下来,快脱下来!”

拉链“刷”的撕开,莺丸不禁拉住他的手阻拦,“小事情不要这么在意嘛。”

不过话刚说完,两人拉拉扯扯之下重心不稳,砰砰乓乓摔在了走廊。

大包平压在莺丸身上,抬头就见莺丸一张脸因摔得生疼满是委屈,红润的唇一开一合,拉下一半的运动服里,被黑色T恤包裹的胸膛正在自己身下起起伏伏,外套里的腰肢若隐若现,写满了无数诱惑。

一瞬间,大包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本来想找茶友喝茶聊天,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闻声,大包平猛然回头,三日月正捧着个空茶杯笑嘻嘻看来,眼睛已弯成了两道月牙。

他端详了大包平一阵,突然指向鼻子,“大包平,你流鼻血了。”

大包平倏地弹起,以飞一般的速度消失在走廊尽头。

三日月怡然自得走来,施施然坐下,给自己斟了茶,看着茶友从地上爬起,“你的弟弟还真是有趣呢。”

“是啊,大包平他很可爱吧。”莺丸慢吞吞坐回廊边,拉上运动服,脸上荡开的笑容堆满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

 

3

在水池前就着凉水冲干净了鼻血,大包平非常的郁闷。不仅在莺丸面前出了这么大糗,更糟糕的是居然还被三日月看了笑话。

他刚走没几步,突然见膝丸提着个水桶走来,遮了半脸的刘海都遮不住脸上黑云压压,显然比自己更为郁闷。

不过他并非好事之人,只打了招呼并未多问。膝丸见着他倒是眼前一亮,“大包平,我想问你个问题。”

大包平满头问号,因为这个平时看起来超稳重超靠谱的家伙现在正挂着黑眼圈,满脸纠结,像是为了什么事急躁着。

膝丸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四下无人,才凑到大包平面前,悄摸摸问:“你是怎么和莺丸在一起的?”

大包平差点一个踉跄摔了,“什么在一起???我和莺丸在一起???”

膝丸瞠目,“你们难道没有在交往?全本丸的人都认为你俩在一起了啊,你如果不是喜欢他,怎么会和他这么亲昵?”

喜欢他?我喜欢莺丸?

大包平的脑子顿时填满了刚才的画面,莺丸水光粼粼的委屈眼神,莺丸开开阖阖的丰润嘴唇,莺丸贴着自己起伏的胸膛……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需要再冲点凉水冷静冷静。

膝丸本是因为大包平跟自己境遇相似才问出憋了许久的问题,这会儿发现他比自己还不开窍,忍不住怀着怜悯的目光,拍拍他肩头,用一种任重道远的语气道:“同样作为弟弟,你可长点心吧。”

大包平懵逼了。

直到夜里这懵逼依旧没有丝毫好转,他坐在被褥上左思右想,平日他和莺丸的形影不离,出阵时互为后盾的默契,生活上几乎将彼此宠上天的照顾,似乎是有那么点儿交往的感觉。

不过这些都是自然到习以为常的事情,是不是谈得上喜欢呢?

大包平想着,不禁低头看向睡在一旁的莺丸。

莺丸似乎已经睡熟,月光映得肌肤白如凝脂,长长睫毛在眼睑投下影子,轻抿的嘴唇看起来是那么柔软、那么莹润,整个人都毫无戒备,又如梦似幻,像是触手可及,又像是漂浮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月色真美,莺丸真美。

那么想更亲近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大包平反应过来时,他的脸离莺丸已经不到一寸,嘴唇正稳稳贴在莺丸唇上。

……这触感,确实柔软到令人忍不住吸吮舐舔,温暖到令人撬开齿间,追寻更多。

鼻息犹如温柔的羽毛拂过脸颊,一丝茶香,也随着纠缠的唇舌蔓延开来。

直到莺丸发出一声低吟,大包平才触电般的弹开,捂着嘴唇惊讶方才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担心莺丸醒来质问,仔细看了看,莺丸却只是翻身继续睡去,似乎尚在梦中,这才安下了心。

不对,根本不能安心!现在大包平已经一百万个确定肯定,自己确实是喜欢着这把可以算作兄长的刀了!

 

4

翌日午间,莺丸长长打了个呵欠,终于明白髭切的感觉。

被同居兄弟夜里偷吻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继续装睡假装一无所知,否则一睁眼嘴对嘴脸对脸,那场面着实尴尬到不行。

正想着,轻缓的脚步声响起,莺丸不用看便知道是髭切走了过来。

在莺丸身旁坐了,髭切自顾自斟茶,“昨夜没休息好吗?”

莺丸手里的杯子已空了许久,却只是盯着草地没有再添,“嗯,昨晚大包平也偷偷亲了我。”

髭切往嘴里送茶的手一顿,眨巴着眼,“什么?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莺丸也惊奇地向他眨了眨眼,“前几天鹤丸也这么说过,你们都是这种感觉?”

髭切理所当然道:“如果不是情侣,会整天粘在一块儿,你说什么他都愿意去做,不论走到哪里都想着对方吗?”

“那,你和膝丸不也是同样?”莺丸反问。

髭切一时不语,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笑得天真无邪,“嘛,这种小事不要计较了,辛辛苦苦泡的茶,凉掉就可惜了。”

莺丸笑了笑,眼前这把刀是装傻无疑了。

髭切咽下茶,像是享受般的闭了闭眼,“之前你当作茶点的蜂蜜蛋糕,真想吃啊。”

“那是大包平远征时候带给我的,改天主人叫去长崎远征时再买点儿。”莺丸平平淡淡道。

“说起来,今天一早就没见到大包平呢。”

“膝丸也是,一大早就没了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而存在于这二位对话间的主人翁们,此刻正窝在道场里,把那二人当做谈话的主题。

“什么啊,原来你也偷亲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亲上去的,身子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我懂,最可怕的是,那之后会想要更多。”

“是啊,今天看到莺丸一无所知的样子,总觉得很惭愧,昨夜脑子都对他抱着怎样的想法……”

“我也无颜面对兄长纯良的笑脸,明明不应该对他有这些杂念……”

两人盘坐在地各朝一面,说着说着,都忍不住一个回身,用一种知音相逢的眼神相视一眼,“啪”的一声,像是久违重逢的战友紧紧握住手掌。

有道是念由心生,精神力强弱决定意志之坚定,而在面对兄长意志都崩盘如狗的情况下,大包平和膝丸的第一反应都是,心灵太弱,因此不能祛除心灵的杂念!精神太弱,因此不能保持意志的坚定!

于是他俩开始寻找修炼内心的方法,先是拜山伏国广为师,在一串咔咔咔笑声中翻山越岭,背石负荆,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回来累瘫在地。不料莺丸坐在旁满目关心,嘘寒问暖,甚至开始解大包平外衣要按摩劳累的筋肉,另一边髭切更是二话不说拉膝丸枕上自己的腿,摸着弟弟脑袋,笑得温柔可亲,“累了就好好歇歇,哥哥会陪着你的。”

一时间,大包平和膝丸只觉脑中发生了一场宇宙大爆炸,胸中发生了一场滔天洪水,不约而同冲出屋门又翻了两座山。

第二位师父则是超凡脱尘的数珠丸,教给二人静坐诵经修炼法。看这俩乖巧如幼儿园孩子般在道场盘坐默念经文,数珠丸颇感欣慰地离去。

然而诵着诵着,大包平排空的脑内就只剩下穿着出阵服时英姿飒爽的莺丸、在走廊与猫咪嬉闹时慵懒可爱的莺丸、品茶时静如一汪清泉的莺丸、夜里睡在身旁目光迷离唇角含笑的莺丸……

经文被哗啦一掀,大包平飞也似地冲出门,再次洗鼻血去了。

转头一看,膝丸也在身旁,沾了满脸水,二人顿时明了电脑波又撞了一块儿,这般杂念遐想连数珠丸的经文都无能为力,只得扶在池边自我反思。

最后他俩寻到了江雪以正心明志,江雪表示自然能给予人心极大净化,因此回归自然回归本心便是一剂良药,交给他俩许多花草种子。

于是他们潜心种花,慢慢培育,虽说途中的确转移了一点心思,但当看到五颜六色的花朵时,这两柄刀的第一反应都是:摘些好看的送去给莺丸/兄长吧。

到这时他俩终于明白,自己是无药可救了,本心什么的早已扎在那两个哥哥身上,生根发芽开花成熟了。

 

5

不过大包平与膝丸忙活这一阵,莺丸与髭切倒乐在其中。大包平观察日记因此添了不少有趣内容,看得髭切也忍不住借了相机猛拍一串膝丸犯傻的照片,悄悄藏在小抽屉里珍藏。

而放弃了正心志这个活动后,大包平和膝丸合计一番,干脆接受了这些小心思,鼓起勇气打算告白,就被面临着被拒绝、被疏远、被一刀切了的风险也一定要一试。

所以便有了大包平坐在窄窄矮桌一边儿,直愣愣盯着莺丸,手上茶杯转了几乎一百圈儿也没能说出一句话的景象。

莺丸低头写着日记本不看他,对方在想什么却是一清二楚,嘴角一直噙着若隐若现笑容。他如数家珍地记着大包平的每个瞬间,战斗时当机立断英气逼人,私下却傻乎乎经常犯蠢,时而凝注自己一往情深,有时又移开眼神脸颊泛红,时而像只大型犬般黏在身边,时而又会气鼓鼓闹起别扭。

所有这些都让他觉得大包平无比的可爱,无比的帅气,无比的惹人喜爱。

他倏地抬头,视线直接与大包平盯着自己的目光撞个正着,惊得大包平手一抖差点洒了一桌茶。

一手撑着脸颊,莺丸挑起眼帘望着大包平,眸中波光流转,笑得别有深意,“你看我一下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说?”

大包平张了张口,那几个字在舌尖溜来溜去就是跳不出口。他干脆一拍桌案,刷的站起,两手摁住莺丸肩上,压下了头。

窗外鸟鸣在安静空气中回荡,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一个吻无声无息落在莺丸额上,干净、纯粹、盈满爱意。

莺丸愣了一愣,忍不住噗嗤笑了,果然比起花言巧语,大包平是行动派呢。

而后大包平两臂环住他肩头,隔了桌子将他拥在宽厚怀中,嘴唇贴着他耳廓,才低低道:“莺丸,我爱你。”

厚重温和的声音伴着热气流入莺丸耳中,让他嘴角咧开的弧度愈发加大。他抬手回抱住大包平,歪头亲昵倚在他颈窝,“我也是啊,笨蛋。”

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呼吸,一时间是那么近,近得几乎快要融化在一起。

突然,大包平手臂向下一滑,猛然发力,将莺丸打横抱起,贴到身前。

莺丸就看到眼前一阵景物晃动,停下来时,视野里填满了大包平垂首看来的面孔,剑眉斜飞,薄唇轻挑,漂亮的银眸光彩熠熠,灌满深情。

嗯……大包平果然是一柄帅气又可爱的刀。

这么想着,莺丸拽着大包平领口让他俯下头,自己也仰起面庞,吻上对方嘴唇。

唇齿相依,厮磨紧贴,舌尖试探性地触碰,又渴求地追逐,气息在流转,体温在升高。

大包平一倾身体,将莺丸压在了地板上。

 

6

第二天田当番,大包平神清气爽出现在膝丸面前时,膝丸撑着锄头秒懂真相,“成功了?”

大包平得意洋洋挺起胸脯,“横纲出马岂有搞不定之理!你那边呢?”

膝丸挠着鬓角也嘿嘿笑起来,双颊泛上一层薄红,“顺利得超乎我的想象。”

的确,当他告完白闭眼缩着脖子准备挨刀时,没想到落下的却是兄长的亲吻,柔软甜腻得超乎所有想象。

于是了结心愿的两柄刀一边锄地一边说说笑笑,大包平几次因太兴奋打翻水桶,膝丸也笑得开怀自得,倒未曾注意田边林荫树下,莺丸和髭切不知何时到来,正悠悠闲闲坐着,手里各捧了一只茶杯,眼光温柔地望向田地。

“今天的大包平也在犯蠢呢。”

“今天的弟弟丸也是那么可爱呢。”

 

——END——

(车补在后面一篇,冷圈腿肉不好吃,谢谢大家看完QAQ)

评论(18)

热度(283)